刀剑乙女/青火/银土/鼬佐/葛乌/fz金枪/fsn枪弓/言切……

【金枪】日记7(完结)

主CP:吉尔伽美什X迪卢木多;副CP:库丘林Xemiya


梦境与现实的错乱...

友情与信任的背叛...

亲人的嘲笑,爱人的离去...

七日轮回,是天堂还是地狱...

人生不若花飞絮,吾愿随君去...



The end

 

在爆炸的一瞬间,吉尔伽美什眼前变得光白一片。

他似乎被甩入深海之中,还没开始降落就被一阵有力的旋风猛然托起,逆着水压不断升高。与此同时记忆如奔流的洪水般涌出他最深层的意识,一章一幕像放映幻灯片似的飞速闪过眼前,而他本人却像个走马看花的旁观者。画面从爆炸发生的前一秒开始,连续不停地变幻播放,一直回溯到万圣节那天下午——他静静地躺在医院的病房里。

“吉尔伽美什!吉尔伽美什!你能听到吗?”

吉尔伽美什听到呼喊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随着瞳孔聚焦适应了外面的光线,他看清了自己头上模糊的库丘林的脸。

“你终于醒了!!!”库丘林扶着吉尔伽美什坐起来一些,靠在枕头上。他的神情有些激动,一边按响护士房的铃,一边给面色依旧苍白的病号递水,“昏迷了这么久,我们都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

“蠢狗,你什么意思?怎么久了?”显然吉尔伽美什对库丘林这种说法很不满,明明自己感觉并没有晕过去很长时间,虽然潜意识中的时间大多和显示生活中的不太同调,可是光是一些回忆的片段就用了很长时间,说出来实在是然人难以理解。

“你已经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七天了啊!!其中有几次你好像要醒,可我和emiya一叫你,这个测脑电波的仪器就又没反应了...”说着,站在床边的男子指了指放在一旁的插满各种管子并连接着吉尔伽美什头部的方形盒子。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吉尔伽美什如雷轰顶,他伸手一把抓住库丘林的衣领,迫使他弯下腰平视自己,“我怎么可能...你告诉我今天是几号?!”

“11月13号啊,你突然发什么疯!”尽管被拽得很不爽,库丘林还是没有拍开紧紧薅着自己前襟的手。不单单因为吉尔伽美什刚醒,身体和精神都处于虚弱状态,更是因为另一个不幸的事件,可能会给这位躺在床上的病人,造成相当严重的打击...

“居然已经13号了吗...”吉尔伽美什松开手,现在他头痛得很,并不像去追究为什么自己昏了足足七天之久。他转头向四周看了看不难看出这应该是整座医院中设备最齐全价格也最昂贵的ICU重病加护室,而且,整个房间只有一张床。

“迪卢木多他人呢?”环视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恋人的踪影,就连丝毫他来看过自己的痕迹都感受不到,吉尔伽美什抬头看着库丘林,发现后者在听到迪卢木多这个名字时表情瞬间凝重下来。

“吉尔伽美什,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再问一遍,他人呢?”别想岔开话题。

明白早晚都得让他了解真相,库丘林拉开放在旁边靠椅上的皮包,从中取出一个牛皮纸袋,交到吉尔伽美什手中,有些无奈地说道,“自己看吧。”

拿到纸袋的吉尔伽美什,起先一愣,后来伸出纤细的手指,完全收敛了平时粗暴的习惯,开始一圈一圈低拆开纸袋上的线扣。

等到把线全部绕完,他轻柔地打开了袋子,拿出了里面的资料——一张薄薄的,尸检报告。

 

姓名:迪卢木多.奥迪那

死亡时间:2015年11月6日

死因:近距离受到炸弹爆炸冲击

死亡状况:当场毙命

 

“这...这不可能!!!”吉尔伽美什双手颤抖着把尸检报告撕了个稀碎。他狠狠地把这些该死的纸片抛在地上,之后疯狂地拔掉黏在自己身上那些碍事的破管子。

接着,他掀被子翻身坐到床边穿上医院提供的棉质拖鞋,不顾自己还穿着一身病号服就打算冲出医院的大门打车回家。他相信这群人一定是在合伙骗他,先让库丘林给他一张假的尸检报告,然后等他回家的时候指定会看到迪卢木多那个杂种正站在厨房里做牛排,正如万圣节那天下午一样...

等等,万圣节下午?

还没来得及出手拦住暴走状态下的吉尔伽美什,库丘林就看到他突然停在了病房的门口,貌似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回过头来问自己。

“库丘林,我问你,”吉尔伽美什罕见地没用蠢狗这个词,“万圣节那天下午,我在哪?”

“万圣节?”让一个人瞬间回忆起13天前的事情,是有些困难。库丘林看着天花板想了想,“那天你应该是...恩...出差刚回来。啊,对,那天迪尔休息,你出差回来之后去警局报道完就直接回家去了。”

“那天我没有躺在医院吗?”

“当然没有!”库丘林记得清清楚楚,那天他本来是要和emiya借着小长假出去玩的,结果晚上就接消息被叫到警局处理万圣节的突发事故。

至于他是怎么知道吉尔伽美什刚出差回来,是因为在中午迪卢木多给自己打了个电话,非常愉悦的告诉他吉尔伽美什要到家了,自己得准备好晚餐用的牛排,不能和他们一起走了。为此库丘林还在电话里背着emiya可惜了好久,因为迪卢木多不去,就相当于失去了一大半主动搭讪的妹子。

“这样啊...”吉尔伽美什得到答案后,只给库丘林丢下一句“我回家了”扭头又要走。

没等他半只脚迈出房间,就被一只黑手推回屋里。

“你不能回去。”后进来的emiya随手关上房门。

“笑话,凭什么我不能回自己的家?Faker你找死吗?”被推了个趔趄的吉尔伽美什现在很不爽。他抱着胳膊不满地瞪着emiya,命令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因为你已经没有家可回了。”

没有给对方发脾气的机会,emiya走到病床边,从床头柜上拿起一个似乎被水泡得发皱,但封皮却像被烟熏过似的黑黢黢的的本子。

他把这本勉强能看清字体的东西放在吉尔伽美什手里,“这是什么你知道的吧?”

“迪卢木多的日记。”吉尔伽美什一看里面的字迹就知道这笔记本的主人是谁,“怎么会在你手里?”

“我们行动的当晚,你们住的别墅被放人了把火大部分东西都烧没了,我白天去清扫现场时在你们卧室发现的这个本子,居然还没被烧毁,就捡回来放在了你的床头。”

“谁干的?”此刻的吉尔伽美什,不知道是因为过于悲伤还是愤怒而平静了下来,接受了这一切事实。

“估计是间桐赃砚,那天整栋别墅里除了我们,就只有他和他的孙子逃了出来。他孙子应该没有那个胆子防火。话说我们在别墅二楼的书房里还看到了远坂时臣的尸体,却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那里,而且已经死了好久了。”

“是绮礼。后来我们进到别墅里之后看见原本站在走廊里的警卫都死了。那也是他干的。”

“居然是他...他不是去告密了吗...”库丘林听见言峰绮礼居然干了一件好事,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他是去告密了。我估计他是为了找卫宫切嗣的麻烦,还不想让我从时臣那里得知告密的事情。具体他是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

“在我们冲进别墅之后,你们都干什么去了?”吉尔伽美什半低着头,使得另外两人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只得将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地还原给他。

“我们行动的那天,你们冲进别墅后,我用手榴弹解决了一部分警卫,然后和库丘林靠近身战解决了其他人。虽然费了不少劲,他还中了一枪,可也算是行动成功。”

“之后我们赶到庄园外面营救切嗣。本来只打算抓住他等你们回来一起处置,没成想几番缠斗之后库丘林失手把他给捅死了。杀了你的好朋友真是抱歉的。”

“不,”吉尔伽美什晃了晃脑袋,依旧没有抬头“做得很好。”

“嗯,那我继续说。”不用质疑吉尔伽美什态度的变化,emiya也知道为什么。“后来等我们刚要进去支援你们,就在院子里看见慌慌张张跑出来的间桐慎二,他边跑嘴里还念叨着什么要爆炸了...”

“然后呢?”

“然后我们几个就赶紧往里走,可还没走到正厅,就听到别墅的另一边突然发出巨响,听起来好像是有什么爆炸了的声音。”

“我们闻声先是在原地停留了几分钟,后来没有再听到任何爆炸的声音之后,就跑到了正厅,从你们打开的那个地下室入口滑了下去。说实在的那个地下室的结构真是挺结实的,就那么强烈的爆炸都没完全炸毁,只有楼梯凳都炸平了。”

“接着说。”

“我们下去之后就顺着长廊一直往里走,走到没到一半的位置先看到了迪卢木多...的尸体”提到迪卢木多的名字时,emiya下意识地放低了声音,他看着吉尔伽美什的反应,后者示意他继续。

“迪卢木多的身体被炸弹崩得全都是洞,还有很多弹片插进身体,当时一点呼吸都没有了。我们搬开他的遗体后,在那下面发现了一个状况更加惨烈的小女孩的尸体。”

“那是她活该。然后呢?”

“然后我们又走到了隧道的最里端,并在那里发现了不省人事的你,于是就把你送到了医院抢救。你在医院昏迷了七天,我和库丘林几次叫你都没有任何反应。我们都做好你会就这样变成植物人的准备了...”

“植物人...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完了全过程的吉尔伽美什,突然仰头爆发出一阵狂笑。“本大爷怎么可能在大仇得报之前变成植物人?”

“你真的要去?间桐赃砚现在可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当然要去,我什么时候说过瞎话?”吉尔伽美什用力捏着手中破旧不堪的日记本,“至于我怎么找到赃砚那个老不死的,我自有办法。你们只要看好戏就行了。”

“吉尔伽美什,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尽管提。我会尽全力配合你的。”在金发青年走出病房之前,库丘林觉得疼爱的后辈死了,自己也应该尽力去给他报仇雪恨。况且这几天他和emiya 也没少在明里暗里调查间桐赃砚的下落,连新公安局长上任的庆祝会都没有去。

“不用了。但还是要谢谢你,狗。”

说完话,吉尔伽美什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

 

把C4牢牢地固定在阴森的隧道最里端的墙面上后,吉尔伽美什不紧不慢地返回到间桐别墅的正厅里,再通过长廊返回到院子里,果断地按下了手中的引爆器。瞬间在房子的另一端响起一声巨响,整个庄园都随之一颤。

接着,吉尔伽美什又不紧不慢地通过长廊,通过因为强烈的冲击破而更加残破不堪的地下室入口,走进隧道里,右肩扛着一只大口径火箭筒。

他很满意地看到,紧里头那面迪卢木多曾经‘告诉过’他有蹊跷的大理石墙被炸得灰飞烟灭,其后面隐藏的硕大空间暴漏无余。

随着他一步一步接近那个被人隐藏起来的14号房间,里面传来的阵阵咳嗽也越来越清晰。

当他走到被自己炸出来的洞口时,理所当然地看到了房间里堆积成山的白色粉包,几张血迹斑斑的手术台,以及,瘫坐在地上咳血的间桐赃砚。

“老家伙,好久不见”做人的礼貌还是要有的,迪卢木多为了这事没少和自己唠叨,弄得他耳朵都要生茧了。

可这些他曾经厌烦的唠叨话,现在即便是想听,也永远听不到了。

“吉尔伽美什?!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然而对面的人并不领情。

“我当然知道。”吉尔伽美什看着他,脸上绽开了迷人的笑容,像饱和着蜜糖的毒药,致命而甜美,“你知道有一个因为你而死的警员吗?他叫迪卢木多,是我的恋人,他前几天托梦告诉我的。”

“别开玩笑了。你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间桐赃砚惊恐地看着吉尔伽美什——肩上的火箭筒。

虽然吉尔伽美什没有继承家业而是出来干警察,各大财团对这位特立独行的公子哥也是皆有耳闻,何况是和公安局长勾当在一起的间桐赃砚。

他凭着自己对吉尔伽美什的了解,判断出这个人如果已经说出这番话,证明他已经彻底疯了。

“我当然相信。”吉尔伽美什已经把准星对准了间桐的脑袋,“而且我也相信这玩意能把你去火葬场的钱都剩下了。”

“等等!!你冷静一下!吉尔伽美什!”几乎是所有人面对死亡时,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恐惧,特别是对于像间桐赃砚这种贪生怕死的人来说,可能已经吓傻了。他开始搜肠刮肚地寻找能让吉尔伽美什不把他当做靶子轰的话语,“你不是警察吗?虽说你只是玩玩,可做了这么长时间,也应该知道,即便一个人犯罪了也应该把他送到监狱里去接受法定的处罚不是吗?而且迪卢木多也不是我杀的,是小樱她...”

“不不,你搞错了,赃砚。”吉尔伽美什透过瞄准镜的玻璃镜片看着试图活命的老头,“我已经放弃警察这个身份了,从迪卢木多死掉那一刻起。”

“况且,我已经浪费那么多子弹处理了给你把门的小喽啰,就不介意再送你一颗大的做见面礼。下地狱去吧!”

轰!

 

还有不到半个点的时间,11月的第13天就要过完了。

这时教堂管理的墓地里,出现了一位奇怪的金发男人。

他穿着华丽奢侈,一手捧着由99朵红黄两色玫瑰扎成的鲜艳花束,另一手拿着本破旧的日记本。

男人走到一座刚立起来不就的石碑前把花放下,接着自己也坐在地上,背靠着墓碑,还把日记抱在胸前,时不时翻开看看。

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坐在那,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

“杂种,我来看你了”

“你这家伙居然真走得比我早。哼,其他的话你从来都不听,怎么偏偏这句就...你是故意的吧混蛋!”

“你走了之后,我偷看了你的日记。就是要告诉你,因为你只能挺着哈哈哈哈...”

“...你这家伙,死了之后还长本事了啊,居然把我拖进梦里不让我出来,这几天我错过的早餐午餐晚餐加下午茶和夜宵一共35顿你要怎么赔给我,恩?”

“唉...我承认,变成现在这个状况,我是由绝大部分责任。可是你也不是都对,谁让你当时没阻止我告诉绮礼...”

“说到绮礼,你还是原谅他吧。我估计他一开始就是想帮我一把,顺便找那卫宫切嗣的麻烦。只可惜他没有料到间桐赃砚那老家伙还留了一手...”

“后来梦里的那天中午,你和我说不想去做任务,我还和你吵了起来。其实我知道你只是担心我,并不是胆小。可本大爷还没弱小到用你担心的地步。后来我也想起来那几天原本发生的事该是什么样的了,11月5号那天你根本没有说过临阵脱逃那种话,你只是把想法写在了日记里,于是就体现在了我的梦里。”

“当时我还嘲笑你居然马上就要走了还非要写日记,你说今天的事情不干完就闹心,我说你是强迫症你还跟我不高兴。我又没说错。”

“在底下室的时候,我可都看见了,真正的情况是你并没有跟我说过什么墙有问题,而是回头看到了间桐樱就直接冲了上去,还抱着她跑了几步,让她尽可能地理我远点...”

“迪卢木多,谁准许你冲在本大爷前头了?你向我请示了吗?我同意了吗?恩?”

“亏得你后来告诉了我,否则我上哪给你报仇?!”

吉尔伽美什合上了日记。他把头靠在冰冷的墓碑上,似乎那是团柔软喷香的天鹅绒抱枕,满足地闭上了眼。

“说了这么多,都要渴死了。我要睡了,迪卢木多,晚安。”

 

第二天教堂的工作人员就在迪卢木多的墓碑旁发现了身体已经冰冷的吉尔伽美什。经过医生鉴定,应该是服毒自尽。

库丘林和emiya决定把他与迪卢木多合葬在一起,当然墓碑也得重新花钱刻。

上帝用一个七天带走了迪卢木多,又在另一个七天后带走了他的恋人。

从此以后,每当到了11月13日,墓园中的一块合葬墓前就会出现一大捧瑰丽无比芳香四溢的花束。

其中一半是黄玫瑰,一半是红玫瑰,还有两根满天星。【引自“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Emiya曾经问过,为什么只在13号那天送花,明明他俩不是一天走的。

 

“我总感觉,只有在吉尔伽美什走了之后,迪尔才真正的去了。”

库丘林如是说道。


——————————全剧终——————————

我终于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

这颗毒糖,大家觉得味道如何?

如果有虐到你...那我就大功告成啦嘿嘿...

如果没有...那...我就..我就只能蹲在墙角画圈圈了...

我已经尽力虐了T^T

其实我写的就是逗比向的傻白甜对不对...明明很逗...


截稿时间:2015年12月27日北京时间4:47

肩周炎都要累犯了!!!

喜欢的话请留下官人你的痕迹哦~

看在我这么拼的份上,就给我留言吧...求求你们了...说我是后妈我也高兴!


评论(23)
热度(23)

© 贝吉塔星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