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乙女/青火/银土/鼬佐/葛乌/fz金枪/fsn枪弓/言切……

【金枪】日记5

梦境与现实......哎呦不说了!

今晚有二更!

下篇完结!



Part E

“切嗣。”emiya看到许久未见的养父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喜悦,连打招呼都如同下班回家的儿子看到坐在沙发上读报的老爸一样平淡。切嗣的表现也差不多,仅仅冲自己的儿子点了点头...然后非常戏剧性地狠狠瞪了呆在一旁啥也没干的库丘林一眼,声音低沉地说了一句,“离我儿子远点。”

“哈?”无时不刻不论站着坐着躺着说话闭嘴还是在不在场都一直中枪的库丘林,流下了心酸的泪水,他向自己爱人投去求助的目光,无奈对方偏偏是个护爹的主。

Emiya闻言果断地一把推开了本来离他本来就不近的蓝发男人,力气之大使得后者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就像在表决心似得。

见状,库丘林只好识趣的往自己乖巧的后辈旁边挪了挪,不料吉尔伽美什突然和迪卢木多换了位置,主动站在他旁边。

“唉”,库丘林轻叹。站他旁边就站他旁边吧,比挨那不是亲爹胜似亲爹的岳父的眼刀强。

尽管库丘林的叹息几乎无声,可还是被耳尖的吉尔伽美什捕捉到了。这他可不能当做没听见。

“蠢狗”他用抬起下巴看着比他高出两厘米的库丘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迪卢木多有意思,之前你不是还要拉着他去开房吗?”看着库丘林的表情变化得越来越僵硬,吉尔伽美什说得更来劲了,“放弃吧蠢狗,不要以为你能争得过本大爷,你还是回去找的你酒吧女吧!”

“你说什么?!他还敢去找酒吧女?”吉尔伽美什的话就像打开了电刑的开关,而坐在电椅上的正是卫宫切嗣。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响叮当然不让我们荡起双桨之势拔出了藏在风衣中的手枪,对准库丘林的太阳穴,“本来以为你只是看起来不靠谱,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花花肠子。把我儿子掰弯了就算了,还想不对他负责?”说着他就要扣动扳机,幸好emiya及时冲上去夺下手枪,才避免了一场人间悲剧...“切嗣,别听那个金闪闪瞎扯,他一直都是满嘴跑火车。你还相信他,不就是和她一样傻了么。”

“.....你说谁傻?”吉尔伽美什感觉自己被黑了一脸。

“你,金闪闪。”

而且当事人还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faker,我知道你护短,看在这次有事要商议的份上本大爷就原谅你故意黑我,不过没有下次了。”

“哦哦,谢谢您的宽宏大量。”虽然嘴上这么说,可黝黑的脸上展现的嘲讽表情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迪卢木多在掏出文档袋时的表情是心力交瘁的。

“你在哪嘟囔什么呢?”吉尔伽美什发现迪卢木多的嘴唇一直在动,不知道在默念着什么。

“我在跟神商量下辈子能不能给我身边安排几个正常人,就算我还是幸运E也可以。”

虽然这是一记非常嚣张的地图炮,可其他四个人没有一个吱声的。毕竟人家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闲扯够了,几个人终于开始商量正事。

之前他们在兰斯洛特家和间桐雁夜见面时,按照他的描述大致画出了间桐别墅的简略结构保安的位置。现在这张图纸被扑在中间的餐桌上,还添加了不少圈圈点点。

“从正门进肯定不行,那里通常都是防守最严的地方。”切嗣在图纸上标明是大门的位置画了个叉叉,“同理后门也排除了。”

从图纸上来看,别墅的主栋位于整个庄园的东侧,这样西偏门就不能考虑了。毕竟秘密行动的最基本要求就是速战阻绝,特别在别人的地盘里,当然是早完事早省心。

“你们进去的目的是什么?”切嗣这个时候拿起自从见到他们之后的第二根烟,他已经有点犯烟瘾了。不过emiya连让他把烟叼在嘴里的机会都没给他,直接夺过去,撅折之后随手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emiya...”切嗣看着自己儿子的眼神居然有些恳求在里面。

“想都别想。你拿起这根烟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到对屋子里其他人的影响,比如对这只狗,他会给你带得也犯起烟瘾,你知道我为了让他戒烟废了多大的功夫,虽然他现在也没戒掉但至少改掉了在屋子里抽的坏毛病。况且你的身体状况一直都不是特别理想,之前医生还跟我一定要控制你的生活习惯,我也曾经在电报里再三强调过了,结果你居然还没把他付之行动。就算不为了你自己也应该为了我和你那不成器的小儿子想想。你要是死了我们都会非常难过而且还要替你照顾那小子的起居。你知道我平时要工作而且很忙,没时间管他,谁知道他会不会走上错误的道路就像你现在一样...”

5分钟过去了...

“我接着说...”看emiya全部说完以后并满意地闭上了嘴,卫宫切嗣颤颤巍巍地继续他的话...如果吉尔伽美什没看错,他觉得这个中年男子的眼神已经死绝了。

“如果只是想杀死间桐赃砚的话,只要潜进去然后在别墅里埋炸弹就行了。但你们要是想进到地下室里去找证据,这就需要保持房屋的完整性。证据被毁了就和白忙活一样。所以炸药就不能使用了。”

“也就是说只能从外面一个一个地杀死警卫是吗?”

“对,而且如果在外面使用炸药,惊动了房子里的人,他们很有可能毁掉你们需要的证据。”

“恩...”

最后商议的结果很简单,就是卫宫切嗣在庄园的外墙进行狙击,无声无息地杀掉院内的警卫,再让他们四个冲进别墅的主栋。进去之后库丘林和emiya负责阻拦从门口到正厅那段长廊中的警卫,而吉尔伽美什和迪卢木多在他们的掩护之下进入正厅,侵入地下室,找到证据,大功告成。

“等他俩拿到证据出来了,我会引爆安置在房子里的催眠瓦斯。然后你们直接找媒体曝光就可以了。”

“你也要进到院内吗?”emiya有些意外,“我还以为你会打完掩护就走。”

“不,我会一直跟着你们的。直到间桐赃砚和远坂时臣下台之前都会。”说话的时候卫宫切嗣微微上扬了一些,看得出来他很高兴。而emiya也罕见地露出了不带嘲讽意味的笑容。

这就是亲情吗?由于父母忙于工作,从小由保姆带大的吉尔伽美什并没有真正体会过什么是亲情。他对迪卢木多的感觉也许是他活到现在感受得最深刻、最温暖的感情一开始他单纯的认为这是爱情,可后来他发现自己从心里越来越依赖这个人给自己的照顾与陪伴,他才意识到,也许他们的感情远比自己想象中的深厚,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亲情?那种会为对方着想的感觉。


草草点了几个菜吃过后,五个人分别回到自己的住所。

行动的具体时间定在大后天的午夜12点,也就是万圣节后第六天凌晨。中间空出来两天给几个人调整状态和整理武器的时间,嗯,顺便好好享受一下平常的生活。


正巧的是这几天警局里没什么事,远坂时臣给他们这几个特别编制的放了个小假,说是让他们出去度个假放松放松心情。这正好帮了忙着购买枪支弹药的吉尔伽美什个大忙,按他的话来讲,时臣真是把自己推火坑里去了。

这两天除了和家族那边的人联系了几次搞了几只枪,吉尔伽美什和迪卢木多的生活就剩下了吃饭、做爱、睡觉。

在享受生活的同时,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忘记把这个行动原原本本地告诉与自己志同道合的好朋友,言峰绮礼。

“唔...真是好久都没这么清闲过了啊...”在距离行动还有12个小时的中午,迪卢木多躺在床上对站在床头边上喝水的吉尔伽美什感叹。尽管今天晚上就要去间桐家了,可吉尔伽美什依旧豪不客气地折腾了他一上午,直到临近吃午饭才发泄了从他身体里退出了。

休息了片刻,迪卢木多翻身下床,穿上拖鞋准备下楼弄点吃的。这时吉尔伽美什却出声叫住了他,“话说,你怎么不把这玩意收起来?”

迪卢木多回头,看见吉尔伽美什正指着自己那本日记。

“没有必要啊,你也不会看,对吧。而且我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哼,无聊。”吉尔伽美什拿起本子翻了几页就打算放回去,可没成想自己手一抖,碰翻了桌子上的水壶。顷刻间床头柜上水漫金山迪卢木多的日记也没能幸免,全都湿了。

“...切...”吉尔伽美什没好气地呲了一声,就好像干坏事的不是他一样。正当他想拿起日记本抖掉封皮上的水珠挽救一下时,迪卢木多突然走近,拉住了他的手。

一双如蜂蜜般醇厚甜蜜的金色眼睛正对上吉尔伽美什血红的瞳眸。面对伴侣异常的举动,吉尔伽美什并没有闪躲,“怎么了?”他问道,声音却溢满了温柔,因为他从迪卢木多神色紧张地抓住自己的手可以感受到,他很不安。

“吉尔,我们今天,非去不可吗?”

“当然,时间订好了,难道说你腰疼?那可以问问他们后天行不行...”

“不...我没有不舒服...”

“那为什么不去?”吉尔伽美什放开对方拉着自己的手,“难道你害怕了?”

“没有...我只是担心...”

“担心什么?我?”通红的眼睛眯了起来,就像毒蛇准备进攻前的讯号。他忍不住露出鄙夷的神情,“我不用你担心,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只要担心你自己就好了。”

“这是,这次行动很危险...”

“还是说你要临阵脱逃?”吉尔伽美什步步紧逼着,完全不顾及迪卢木多尴尬的表情,“我所认识的迪卢木多可不会这样说,他可是正义凛然的人呢!而且,如果你因为这点事情就害怕,也配不上做我的恋人!”

“什么?!你说我害怕?!”原本还很为难的迪卢木多听吉尔伽美什这样说,瞬间挺直腰板。他微微低头看着还没自己高却心比天高的恋人,语气变得很决绝“吉尔伽美什,我迪卢木多.奥迪那什么时候因为一点危险而害怕过?每次做任务冲在第一线的都是我。即便是害怕,那也应该是负责后援的你!”

“是吗?那就别磨磨唧唧的。”

“哼,知道了”

最后这场争吵以迪卢木多摔门下楼去做饭为收尾。


另一边,在间桐的别墅里。

“绮丽,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今晚吉尔伽美什他们真的会潜入这里搜集证据吗?”坐在办公桌前的远坂时臣双手交握拄着下巴。听到这个消息后,他转头瞅着落地窗边背着手站着,正向外远眺的间桐赃砚,“你打算怎么办?”

“呵呵呵呵...没关系,任他们来。”老头子冲身穿红西装的男子摆了摆手,让他放心,“就凭他们几个小老鼠,怎么折腾也奈何不了我。”

“既然这样的话,绮礼,你就和我们一起呆在这里,等他们来了再出去清理门户。”

“是,师傅。”


评论(1)
热度(13)

© 贝吉塔星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