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乙女/青火/银土/鼬佐/葛乌/fz金枪/fsn枪弓/言切……

【金枪】日记3


梦境与现实的梗,

主cp吉尔伽美什X迪卢木多,副cp库丘林Xemiya,微言切..

本来是万圣节贺文,结果拖到了圣诞节...

保证在平安夜完结!!不完结我就变成酸菜...


part c

“哦,所以说你就是那个常年带薪休假的间桐雁夜?”吉尔伽美什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这个白发青年半张因为外力扭曲的脸完全看不出来他原本是个警察,“你之前还是兰斯洛特的搭档?”

“恩,我在警局工作的时候和兰斯洛特一起干过很久。”此时的间桐雁夜正试图把整个人都窝进沙发里,完全没有了刚看见吉尔伽美什进屋时想要冲上去攻击他们的气势。

就在十分钟以前,阿尔托利亚打开兰斯洛特家的房门并发现了白发青年之后,还没来得及问他是谁,就看见他双手颤抖地举起菜刀,迅猛地直径冲向第一个迈进屋的吉尔伽美什。而他脸上的神情就好像这三个人是入室抢劫的杀人犯,虽然明明他才是真正不应该出现的陌生人...幸好旁边站着敏捷A且闪避经验丰富的迪卢木多抢先一步踹开了愣神儿的吉尔伽美什,否则现在他们几个都得在医院里坐着。

经过阿尔托利亚使出一套组合拳之后,间桐雁夜完全老实了,本来就孱弱的身体更是气息奄奄,只能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回答他们的问题。

一开始阿尔托利亚还不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间桐雁夜,为此她还翻出来兰斯洛特给她发过的照片,手机屏幕中的间桐雁夜有一头黑发,而且面部皮肤也和正常人无异,表情也和这个沙发上的即将驾鹤西去一脸生不如死的可怜虫完全不同,虽然一看就是个废材青年可也是很开朗的样子。

本来迪卢木多还想问问他是怎么搞成这幅惨样,然后他在听到间桐雁夜的父亲间桐脏砚在自己儿子身上做化学实验时闭上了嘴。

“唔...赃砚那个混蛋...他为了试验新型毒品,把我从警局骗回家里,说是小樱生病了...老不死的,明明我都说过了不想和他那肮脏的勾当有任何关系了,他却非说既然生为间桐家的人就要为家族做贡献...这回还把兰斯搭了进去...兰斯...脏砚那家伙原先还只是做一些往餐饮里下瘾药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没想到现在他蹬鼻子上脸连特警都敢随意处置。唔...这是给了远坂时臣那家伙多少好处...可恶!”

“对了!兰斯!兰斯他现在在哪?”就在三人都沉默着听间桐雁夜讲述他不幸经历的时候,突然提到的人名正好提醒了他们此行的目的,连男人之后说出的颇为惊人的话都没有注意到。阿尔托利亚猛然伸手按在雁夜瘦弱的肩膀上来回晃动“你说把兰斯搭进去了是什么意思?还有什么随意处置?你说清楚啊!”

“阿尔托利亚,你再晃他就真的要去死了呢。”吉尔伽美什发现间桐雁夜都开始翻白眼了,“要是连他都不能说了,我们可就失去了寻找兰斯洛特和间桐脏砚罪证的唯一线索...”

“唔...抱歉,是我太激动了”经吉尔伽美什这么一说,阿尔托利亚才意识到自己行为过激,愧疚的低下了头。

见平时处处和自己对着干的小姑娘吃瘪,吉尔伽美什心中一阵暗爽。他转眼看着蜷缩在沙发里的雁夜,开始问他问题,语气简直就像在审犯人。

他们从间桐夜雁的口中得知,兰斯洛特在去了间桐家之后,阴差阳错的发现了打开地下室的机关,然后刚把已经被关在里面好久的他救出来就被赃砚发现。在间桐家的安保人员赶过来之前兰斯把钥匙串塞进他手里,告诉他骑着摩托赶快跑,他自己在这里抵挡一阵....

“我逃出来之后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就直接到了这里...照赃砚那杀人灭口的习惯,兰斯他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兰斯洛特......”得知真相后,阿尔托利亚哽咽起来,她难过得把脸埋在手里,可还是有一滴泪水滑落眼角。迪卢木多半握住胸前的挂坠,半低着头闭上眼睛默默哀悼,吉尔伽美什的表情也稍微严肃了些。

就在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为兰斯洛特牺牲而悲伤的气氛时,吉尔伽美什突然开口,很罕见地抛出了一个犀利而关键的问题,“一般来讲,警员牺牲这事情得怎么处理”。

“恩...一般来讲的话是应该上报警局并由公安局出资进行安葬、颁发奖章和慰问金并安抚亲属、妥当处理没有经济来源的老人和儿童什么的...”迪卢木多回想了下之前在警察学院里学过的忘得没剩多少的理论知识,毕竟在这种和平年代死条子这种事还是很少发生的。再者说,死神来了第一个带走的可能也就是他这个幸运E24小时无间断爆发的倒霉蛋。

“报告给远坂时臣那个混蛋吗?开什么玩笑!”还没等迪卢木多把话说完,间桐雁夜直接打断了他“这么多年了,如果不是他暗中包庇,赃砚那老不死的黑水怎么能流不出来!我也不可能被关了那么久都没人发现...他肯定也知道兰斯已经被赃砚给杀了...”

“听见了没?”吉尔伽美什嘲讽地瞥了一眼迪卢木多,但后者并没有搭理他。迪卢木多反过来问雁夜,“你说间桐赃砚在他旗下餐馆的食物里下瘾药?这是怎么回事?食品安全检察机构的那帮人不会定期检查吗?就算间桐赃砚和警察局有联系那也不代表每次都能把其他部门的检察蒙混过关啊...”

“关于这个,是因为每个赃砚管理的餐厅都会在厨房下面挖一个只能用机关打开的密室,每逢上头要进行例行检查,远坂听到消息后就会提前和赃砚打好招呼,让他的餐厅能把药物都藏在那个隐秘的地下室里。老家伙为了安全起见,就连自己家里那个地下室都设计成了密室结构,当初我被关进去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再重见天日的希望...”

说道这里,雁夜的神情貌似因为回想到什么不堪的经历而痛苦起来,他默默地抽啼着,像是在无声地控诉赃砚曾经对他犯下的罪行。

吉尔伽美什本以为今天的询问就到此为止了,可眼前的男人远比他们想象中的坚强。他尽可能快速地调整好情绪,继续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兰斯是怎么误入地下室的,毕竟那个机关先是要挪开客厅地上的花瓶,再掀起窗边用按扣固定在墙上的饰布露出墙上的小孔,使阳光透过空隙照射在花瓶下的感光板,最后还需要用力按住侧墙才能开启暗门,看见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当时他进来的时候,我正好坐在走廊里,他就把我给救出来了...我觉得这很有可能是个圈套,赃砚他故意让兰斯发现入口,再借机想把他也关起来做实验...毕竟我已经对很多药都产生抗体,而且也可能是要死了...”

“不不不,我觉得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兰斯洛特自己弄开的机关...”听到这里,阿尔托利亚突然插了进来,“毕竟他和迪卢木多一样都是幸运E,打翻花瓶拽坏窗帘饰布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

“阿尔托利亚...可不可以不要偏偏在这个时候想起我...”面对现实,迪卢木多的反驳显得苍白无力,毕竟在听到机关触发条件时他已经想象到兰斯洛特是经过怎样一番跌撞打开暗门的了...

“总而言之,绝对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你已经活着逃到这里了...而且有关间桐赃砚的调查取证,也只能我们私下进行,不能指望远坂时臣能给与什么帮助了...”吉尔伽美什注意到每次提到远坂时臣,青年本来就褶皱的脸都会更为扭曲。虽然对时臣曾经横刀夺爱的一些破事早有耳闻,可也没想到他那个谨小慎微的怂样能做出包庇犯罪这种缺德事。这可真是人不可貌相哟...

在安顿好了间桐雁夜之后,他们三个便从兰斯洛特的家返回了警局。这个下午他们没有被安排任何外勤任务,吉尔伽美什本应该是与迪卢木多一起坐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书,可他又以去找他那个不靠谱的朋友言峰绮礼为由脚底抹油跑了,给迪卢木多留了一屁股的工作。

下班之后,他们邀请库丘林和Emiya到一家连卫生间的墙壁上都镶满金砖的豪华酒店的商务小包间吃饭。吉尔伽美什原本打算让他俩到自己家里来,但是库丘林以不想被炫一脸富的理由拒绝了,然后就挑了这个让库丘林觉得更欺人太甚的地方……

“事先说好,我们可没钱……”库丘林抚摸着沙发椅上高档的真皮座套说到。

“呵,既然是本大爷邀请,哪有让狗付钱的道理~何况这酒店是我家的,根本不用花钱。”吉尔伽美什得意的扬起头,试图用45°角的姿势俯视这几个穷鬼,但悲催的发现这几个穷鬼都比他高,而且还壮……

“所以说,为什么非要到这种地方来?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廉价的酒馆说里的吗?还是只为您老镶了金牙想让我们观赏一下而找的小背景?”落座之后,emiya先发制人,很明显他并不满意吉尔伽美什选的这个地方,“又贵又难吃。”

“虽然没有镶,不过faker你这个提议不错!”吉尔伽美什完全没有因为emiya的嘲讽而生气,居然真的考虑起要不要搞几个金牙的问题。

“吉尔,说正事…”听他们扯了半天没营养的闲话,迪卢木多把手搭在金发青年的肩膀上扳过他的身体让他面对自己,满脸营业式笑容地看着他“况且,你要是敢镶满嘴大金牙的话,我就敢打得你满地找金子。”

“……faker都怪你提什么金牙!”

“说正事!”

“好…选在这是因为比较保密,不会被人跟踪偷听…而且本大爷也想让你们开开眼…唔唔!”

在吉尔伽美什又要不长记性地回到炫富话题之前,库丘林及时准确地捂住了他的碎嘴,有效防止了名为迪卢木多的活火山爆发。

之后迪卢木多把他们从阿尔托利亚因为兰斯洛特不见了而找到他们,到他们在兰斯洛特家发现失踪依旧的间桐雁夜和他所说的话,原原本本的陈述给了库丘林和emiya。接着,吉尔伽美什本着不坑队友坑谁的原则严肃地通知他们,既然知道这件事情了,他们俩也脱不了干系,只能参加他们的计划,不干也得干。

“唉?你还制定了计划?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迪卢木多吃惊地瞪着吉尔伽美什,眼睛眨巴眨巴,“你什么时候对书面计划这么有行动力了?是吃错东西了吗?”

“杂种,看不起我?”吉尔伽美什显然对迪卢木多带有赞赏的惊讶表情很满意,他潇洒地从一个搭眼就知道很昂贵的黑亮鳄鱼皮质公文包中摸出一个资料夹放在桌子上摊开,里面赫然放着一张几乎被摸得褪色的照片,旁边的白纸写着几十个联系方式。

“这人谁呀?你把他拿出来干什么?”

“这是我今天下午和绮礼商量时他给我推荐的帮手……”

“不行!”迪卢木多和emiya异口同声地否定了这个提议,态度坚决得让吉尔伽美什一愣。

“你和言峰讨论的结果…想都别想……”迪卢木多向来和言峰不对付,不光是因为他说话嘴损,更因为他觉得言峰带坏了吉尔。其实他并不知道那个起决定性坏作用的是自己的恋人,但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

“迪卢木多反对我能理解……可faker你为什么也反对?”

“……”emiya直勾勾地盯着桌子上的照片没有说话,库丘林回答了他“这是emiya的干爹…”

“…………”

“言峰那混蛋是以什么理由把切嗣推荐给你的?”这是咬牙切齿的emiya。

“就是枪法好,善长暗杀什么的…而且与远坂和间桐不对付……”吉尔伽美什想了想,发现也没啥太特别的理由。

“如果没错的话我们要做的只是想办法闯进间桐家调查取证并安全撤退,顺带把远坂时臣拉下马,并不是暗杀什么的,更不需要找什么帮手。”

“如果只是你说的那么简单的话,兰斯洛特也不会死在那了,狗。”吉尔伽美什再一次指出了关键“先不说那些私人保安是否有武器,光是人数就不应该是少数,如果不做好万全的准备,没等你走到人家门口就死翘翘了。”

“也对……但这个人会不会不靠谱?毕竟是言峰推荐的总是要怀疑一下比较好……”对于这个提议,迪卢木多依旧是不情不愿。

“切嗣很靠谱。”半晌没吭声的emiya终于说话了,“言峰让我们找他估计是因为切嗣从来都躲他远远的,言峰没办法自己联系到他而已……那个变态……”emiya指了指几乎褪成黑白的彩色相片,问吉尔伽美什是用什么方式从言峰的手中得到它的,后者很自然的说是他随便从言峰的墙上拽下来的,满墙都是他就挑了一张顺眼的拿走了……虽然自己出门时言峰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对劲,他也没太注意。

“言峰绮礼…等这事结束我就找他谈谈好了”说这句话时,emiya脸上的转瞬即逝笑容让库丘林脊背一凉。接着,他粗略地介绍了一下卫宫切嗣。“如果是能力方面,切嗣确实是很好的人选,他擅长设计高科技陷阱和远程攻击,近战也没有问题,虽然说有的时候想法很偏执,但这个问题我可以解决。间桐的别墅位于郊区,从大门到楼门口也有一定的距离,虽说平常看起来是花园,可旁边也是藏了不少人的。找个擅长暗杀的帮手也能具有一定的优势。”

“如果emiya都这么说了,我想没有问题”库丘林率先表态,完全倾向掌握他饭钱的伴侣。

“唉…所以还是先联系他一下再说?”迪卢木多拿起写着几个联系方式的纸单,尽管十万个不愿意,可一直做警察的他对暗杀并不擅长,虽然他也做过潜入任务,可这次重要的行动最好还是找专业人士来做。

然而他在看到这几十串数字时就退缩了。

“这么多联系方式,要一个一个试吗?”他指着纸单问吉尔伽美什,被询问的金发青年把下巴搁在迪卢木多肩膀上,越过他看他手里的东西。

就在吉尔伽美什考虑要不要挨个打过去的时候,之前那种预知梦的感觉又出现了……恍惚间他好像看见了有一只手指向了倒数第四个号码,还有一个男人低声说了些什么,接着就是迪卢木多拿起电话并打通了的场景。

“吉尔伽美什…”突然,他听到了有人叫他,声音像是库丘林。

“蠢狗你叫我干什么!”回忆重要事情时被人打断了让他很烦躁,语气也生硬了很多。

“谁叫你了?”突然被点名骂的库丘林很纳闷,“有幻听得治啊你。”

“吉尔?你怎么了?”迪卢木多侧头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金色脑袋,而从坐在对面的库丘林和emiya的角度看来两人马上就要亲到一起去了。

“倒数第四个,就是它。”没有回答迪卢木多的关心,吉尔伽美什把脑袋抬起来晃了两下,感觉刚才的突然涌现的“回忆”并没有让他神志不清。他很快把这个现象归结为自己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当然这也是应该的。

看他精神还算正常,迪卢木多没有细问。他按照吉尔伽美什说的播了纸单上倒数第四个号码。

“嘟———嘟———嘟———”

接线等时已经过去几秒了,并没有人接。

就在emiya刚要嘲笑吉尔伽美什装逼失败的时候,电话里有了接通的声音。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通过话筒传了出来。

“这里是卫宫切嗣,你是哪位?”


——————————tbc————————————

还有3篇就完结啦!

各位官人有没有感觉到不对劲呢?对这个经常出现幻听的闪闪。

这篇是梦境与现实的梗哦~

如果喜欢的话请留下你的痕迹哦~我会更有动力的TT

给我留言给我留言给我留言不要钱~


评论(8)
热度(21)

© 贝吉塔星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