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乙女/青火/银土/鼬佐/葛乌/fz金枪/fsn枪弓/言切……

【金枪】日记2

万圣节贺文~~

现代设定

主金枪,副枪弓,可能有点言切

结局是我理解的HE~

未完结,正在填


Part B

听到要去调查间桐家,库丘林装模作样地欢呼起来。

“喔!终于下定决心要去调查那个间桐脏砚了吗?看来这次的事情捅了很大的篓子啊。不过这也是没办法,毕竟发现了毒品。”然后对远坂摊了摊手,“有什么指示吗?搜查还是抓人?要把那个老头子带回来么?”

“不,这次派人去只是简单地了解下死者的情况,平时有无结仇,方便找到凶手,并对受害者家属进行安慰,没有其他的任务。”优雅的男人用优雅的声音回答道,并没有理会库丘林“哈?”一声的不满。

“间桐家经营了不少豪华酒店,高档旅馆,势力庞大。也许他们家在暗地里进行着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但如果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仅凭一小袋毒品是无法证明他们的犯罪行为,动作过大反而会使其提高警惕,掩盖事实真相...”

远坂时臣提起一个小袋子,对面四人这才瞧见他手里还拎着东西。

那是从间桐鹤野身上找到的毒品。

“这东西就先由我来保管,也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它的存在。”他边说边将已经被隔离包装的白粉装进西装上衣的口袋里。“今晚需要给你们分配一项艰巨的任务,不过鉴于几位都是特别行动组的优秀成员,想必没有任何问题。”

吉尔伽美什皱起了眉头,“刚才你不是说要去间桐他家搞什么慰问吗?这有什么难的?那老不死的还在家里装了地雷?别开玩笑了,就他那腿脚,埋地雷第一个炸飞的就是他自己...”

然后他回身抽出迪卢木多正浏览到一半的鉴定报告和现场勘验笔录,往远坂时臣鼻子底下一递,“这种零活,让faker和狗去就行,劳驾本大爷简直就是大材小用,所以我现在就要回去睡觉了”说完扯着刚反应过来东西被抢走的迪卢木多扭头就走。

“请稍等,吉尔伽美什先生”

即便是被撅了面子,这位优雅的公安局局长也没有露出半点不快,“虽然慰问的工作很简单,可这只是兰斯洛特警员的任务。我要分配给各位的并不是这个。”

他不紧不慢的说着,无视吉尔伽美什那对红眼睛盯着他的神情就好像马上要掏出手枪崩了他一般,“你们的任务是去追捕行凶后潜逃的嫌疑犯,线索有限,时间紧迫,还请几位认真对待,即刻动身。”

“简直荒唐!”听到任务的内容,艾米亚在沉默了半晌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以及不满:

“先不说那伙人已经逃跑的无影无踪,破巷子里也没有监控录像,即便是有监控录像也是在大马路上。根据今天的路况显示距犯罪现场前后各一公里的距离都在堵车,嫌疑犯逃离现场时主干道两旁的人行道还有奇装异服的游行队伍,犯罪分子只要带个头套就能蒙混过关,搜查没有任何线索可循...如果这样的话还给我分派此项追捕任务,我只能放弃此项任务”

“以及这个月的工资,艾米亚警员。”

看来艾米亚连装炮一般的抱怨并没有说动这位似乎下定决心不让他们回家的公安局局长。

“你和你的搭档这个月破坏的公私财物以及额外休假已经超过了一般警员的规定范围,如果在此基础上你依旧坚持放弃任务,公安局只能将你们本月的工资没收处理,下个月奖金减半。如果你接受的话,现在就可以回家安心休息了。”

“.....”考虑到这个月以及下个月的生存问题,艾米亚选择沉默。

“那我要回去睡觉...”

还没等吉尔伽美什说完,他就感觉有人在拽他的胳膊。

“吉尔你忘了,我们这个月基本上是和前辈他们组队行动的,以及发生了在你为数不多的出差过程中自己跑去玩完全忘了任务差点放跑嫌疑犯这种事.....”说完了迪卢木多还不忘给他一个纯良的微笑...

“...还有这事儿?我咋都不知道...”装傻没用的吉尔伽美什...

“没关系,我知道。远坂先生已经告诉我了。”

“....”于是吉尔伽美什也选择了沉默。

“所以,各位,现有的所有线索都在这里了”红色西装的男人举起吉尔伽美什刚塞给他的牛皮纸袋,“今晚就拜托各位了,明天中午请务必回警局报告情况。”

还没等远坂时臣那句请注意安全出口,金发青年就气呼呼地哼了一声,一把抢走他手里的纸袋,头也不回地走了,迪卢木多礼节性地冲公安局长点点头,紧随其后。而艾米亚和库丘林早就下去开车了。

等他们开到犯罪现场的时候都差不多零点了,可霓虹灯照耀下的街道,并没有比刚才吉尔伽美什离开的时候清净,相比之下,被警戒线封锁的阴森小巷显得与整条街狂欢的气氛格格不入。

库丘林抬起警戒线猫腰钻了进去,在艾米亚也钻进来之后放下手。由于吉尔伽美什和迪卢木多之前看过现场,容易受尸体的位置影响,产生先入为主的思想,所以现在两位就光在旁边卖呆儿,并不插手。

可惜一白一黑两青年在里面忙活了半天也没查出来啥名堂。

“没有指纹,没有凶器,没有打斗痕迹。现在能确定事只有一件”回到警车上,艾米亚迅速整理出重新勘验的结果,“间桐鹤野是卖家,灭口的那伙人把钱和毒品都拿跑了,除了间桐身上的那点儿。估计是验货的时候对方发现克数不对,然后就把人打死了...”

“不至于吧,就因为那一点点?”库丘林伸出小指甲比了比。

“不知道,也有可能他每次都少给,对方恼羞成怒忍无可忍了吧”艾米亚猜测。

对于这一说法,库丘林点头赞同。“哦哦,真是有这种可能,这倒像是间桐家那帮人能干出来的事...仗着自己有钱就为所欲为”,他无奈的耸耸肩,看了一眼对面的白发青年“话说艾米亚,你还记得之前他家有一个儿子曾经在我们单位干过,后来因为身体不适带薪休假,直到现在还没回来的事吗?”

“哦,你说的是间桐雁夜吧。之前我和他搭过班,看起来状况确实不大好。”艾米亚右手摸着下巴回忆道,然后抬头看了眼库丘林,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怎么,你也想带薪休假?我倒是觉得你要是因公殉职可能会更轻松一点。”

“喂说什么呢你这个混蛋...况且我死了你不就成寡妇了”

“呵呵,滚蛋...”

在一旁看半天热闹不嫌事多的吉尔伽美什这时候也插了进来“蠢狗你赶快死吧然后我让绮礼给你主持一个盛大的葬礼,我会雇来皇家乐队为你吹奏欢乐颂的不用谢我哈哈哈哈”

“棺材想要什么材质的?看在你我多年感情的分上就直接火化了吧省得费钱。”

“别担心蠢狗,我会记得在你每年的忌日给你烧几张美女照片的~不用谢我”

“....你们两个...”

听他们俩一唱一和如此挤兑自己敬佩的前辈,迪卢木多有些生气。“你们俩好过分,不要这么欺负前辈啊...”

“迪尔酱果然是天使!!!”库丘林终于找到了队友,感激得不行,他一个人根本说不过这两个损人当饭吃的家伙。

“他本来就是幸运E还因此经常破坏公务被扣工资过马路被车撞去酒吧找美女喝酒被当成色狼最后还是让艾米亚领回家的并且跪了搓衣板不给饭吃好不容易有一次没被当成色狼还忘了带钱没法开房最后让我去把他接回来的...”

库丘林看着一脸愤愤不平双拳紧握为自己辩解的迪卢木多,脸上挂满了黑线...他抽动着嘴角,声音也显得有气无力“迪尔...求你别说了”

“哎?为什么不说?前辈都这么可怜了他们还欺负你...”

“不...”生无可恋的库丘林苦笑的瞅着一脸天真的迪卢木多“本来我还活得挺有滋味,为啥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还不如去死来得痛快”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在一旁憋笑了好久的吉尔伽美什脸都涨红了,“蠢狗我看你还是一走了之得了,原来你活得这么艰辛我还嘲讽你真是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另一边的艾米亚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只不过那是阴森森的冷笑,皮笑肉不笑。他走到蓝发男人面前,为他整了整警服领口“你还想带别的女人去开房?”

“...没没没...那天迪尔喝多了记不太清楚,本来就是我要带他去休息结果发现没带钱就回家了啊根本没有其他女人什么事”

“哦?这么说是你俩要去开房喽?”吉尔伽美什听到这里眉毛一挑,转头看向迪卢木多“你背着我和这蠢狗去上床了?”

“这怎么可能!”迪卢木多本来想沉默,可一听牵扯到自己的忠贞?马上矢口否认,他回瞪了吉尔伽美什一眼,“你可不要冤枉人啊吉尔伽美什,前辈你倒是说说话啊,那天明明就是你要出去过夜没有钱然后我去接你的.....”

善良的迪卢木多细心地在用词上把“和别的女人开房”,改成了“过夜”。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库丘林...”艾米亚的低音一向悦耳,可此时配上他诡异的语气和表情,就显得有点...恐怖...“这个月的饭就自己准备吧。衣服自己洗,床你也别睡了,当然,你可以尽情的出去开房,不过别想让我给你一分钱,月光族先生。”

“怎么会这样...”可怜的库丘林,现在只有抱着头抽泣的份了。


直到第二天中午,他们的任务没有丝毫进展。这个结果想都不用想。

接受工作报告的远坂时臣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快,就好像他已经预料到会是这个情况。

“不然他还能怎样,开除我们吗?”迪卢木多对远坂的态度感到纳闷,吉尔伽美什却表现得不屑一顾,“依我看他明知道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还派我们去,根本就是想把人支开,自己暗地里搞些不可告人的勾当。”


就在吉尔伽美什和迪卢木多回办公室的途中,他们在走廊上遇到了神情焦急的阿尔托利亚。

看到二人之后,金发小姑娘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冲了过来,她薅住迪卢木多的袖子把他拉到一边,神色紧张的问道“你们昨天出任务的时候看到兰斯了吗?昨天晚上他被分配了去间桐家调查的单人任务,我并没有跟去。可...可他后来就一直没有和我联系,从GPS上的显示来看他也确实去了间桐那,然后就搜索不到位置信息了...今天早上也没有来上班...他可是一向不会迟到的!”

阿尔托利亚稍微调整下激动的情绪,继续说“后来我听说你们也因为这个案子被派出去找人,就想问问他有没有和你们在一起...”

“没...昨天晚上并没有看见他。”了解到还有这事,迪卢木多的眉头拧成个嘎达。

“你没有问过远坂吗?他直接指派的警员在哪他最清楚不过了。”

“问了,他说兰斯自从昨天出发以后,就没有再联系过他。”

“他也没有说要派其他警员去间桐家要人?”

“没有...他只是说自己给间桐家主打过电话,不过人家告诉他兰斯已经回去了,没有在间桐家。”

如果兰斯洛特真的失踪了,那绝壁和间桐家脱不了干系。

“阿尔托利亚,你先别着急”迪卢木多双手扶住她有些颤抖的肩膀,“你有没有兰斯洛特家的钥匙?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也可能是他在家睡过油了也说不定。”

“钥匙我倒是有,不过他基本不可能起来晚,不像某个天天迟到的家伙”

吉尔伽美什不满地啧了一声,怎么躺着也中枪。

“不管怎样,先过去看看,如果真的不在我们另想其他的办法。”

“恩,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等他们打开兰斯洛特家的大门,发现里面确实有人。

可这人并不是兰斯洛特,而是一个头发花白面容憔悴的青年。


------------------------------tbc------------------------------

还有4章左右...我慢慢码...

谢谢观看~

喜欢的话请留下痕迹吧...给我留言也是极好的...

不然我会很寂寞。。。TAT

评论(7)
热度(23)

© 贝吉塔星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