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乙女/青火/银土/鼬佐/葛乌/fz金枪/fsn枪弓/言切……

新伙伴来了,可不要打架哦~

物吉贞宗入手纪念

虽然4号的时候就拿到手了,可文一直在拖...

随便写了点,祭奠下我失去的肝...我的肝...

可能有一点乙女...吧...欢乐向~

感谢观看~




这天,本应该是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本丸,被婶婶从政府拿回来的一张通知闹得沸沸扬扬,鸡犬不宁。


至于政府的通知上写了什么呢?正确来讲应该是画的。一向古板的政府也不知道在哪整的模板,发布个新刀楞是弄了个通缉令的海报。


照片底下还写着“Don’t you want me?not怂just肝!”


听说有新刀实装,在家闲晃的干活的打麻将的所有刀,都跑刀大厅里迎接婶婶——带回来的消息。婶婶手里的海报瞬间就被抢走了,在刀剑之间互相传着看。


大家都想知道新来的伙伴是谁.....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可能会来的是谁...毕竟婶婶脸黑得如埃塞俄比亚当地居民家里养的黑贝...上任这么长时间连个爷爷的影子都没看到...看来这辈子是没戏了...


所以比起是不是欧刀,哪个刀派的,婶婶更关心的是,新刀的获得方式。


当然,这一点在政府会议里就说明白了,并没有写在海报里。感觉到了大家对新成员即将来到的热情,婶婶不自主的握紧了手里的塑料袋,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拿到新刀!


“这次实装的是...物吉贞宗?是烛台切殿经常念叨的那个贞宗吗?”


“好像并不是耶...他说的那个是太鼓什么的吧...”


“喜欢玩太鼓达人的刀吗?!这个游戏特别好玩!”


“电脑玩多了吧你,我们说的是烛台切殿经常讨论的那把刀...”


“哦哦这样啊...话说,他经常提起的刀也是个贞宗呢,不是这个吗?”


“太鼓钟贞宗。”在一旁听了许久的大俱利伽罗终于忍不住了,这帮人也太能扯了,亏得光忠还给他们做饭吃。


“俱利酱!原来你在!”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鹤丸国永一下子蹿到大俱利面前,“屋子里不开灯果然还是找不到你啊哈哈哈哈...”


“鹤丸国永...!!!”大俱利咬牙切齿地拔出了本体。


“别生气别生气嘛!”某刀连忙摆手“以后我尽量不说实话~哈哈哈...”....然后就躲到在一旁正对着一群七嘴八舌的男人们干瞪眼很久的婶婶身后,继续说道“这次不是太鼓钟酱实装真是太可惜了呐...烛台切一定会很难过的...哎哎?!小俱利你要干啥?!”


大俱利并没有惯他毛病,而是直接越过婶婶两只手分别薅住了鹤丸的衣肩。


而丝毫没有任何主人尊严可言的婶婶现在正如饼干夹心一样被套在里面,挪也不是不挪也不是,干脆脑袋一歪让他俩当面对质...


我的亲民政策是不是实施得太好了...


就在审神者暗搓搓地陶醉?在两个帅哥前呼后应?的绝妙?体验中时,站在她前面的大俱利伽罗突然冲鹤丸国永吼了起来,“鹤丸国永!你个没良心的!光忠平时对你哪点不好?!你偷吃主人的点心他从来都没告诉过长谷部!这回实装的又不是太鼓钟,你知不知道他会多难过!”


鹤丸被突如其来的责备吓得一愣,赶忙解释道“我...我也很难过啊,贞酱也是我的朋友呢...你这是怎么啦小俱利,突然这么大声...”


“我还没说完呢!”看鹤丸国永一脸无辜,大俱利伽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看看那个新人,衣服和你颜色一样!长得也像!根本就是平白无故给你添个弟弟嘛!依我看你根本不在意太鼓钟来不来吧!”


“没有啊!我也很希望贞酱能快点来啊...”


“我要把你偷吃主人甜点的事情告诉长谷部!”


就在两人站在门口,中间夹着生无可恋眼神死的婶婶,吵得热火朝天的时候,远征部队回来了。


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还是跑进来的。


他俩在院子里就听见鹤丸和大俱利吵吵着希望小贞快来啊什么鹤丸偷吃东西啦,然后各自截取了关键词。


进门之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口:

“贞酱实装了?贞酱真的实装了吗?真是老天开眼啊啊啊!!!”

“鹤丸国永你居然敢偷吃主上的点心你罪该万死去做一个月的马当番!”


然后就看见审神者前面杵着大俱利伽罗,后面挂着鹤丸国永


这画面让烛台切瞬间脑补了一万字情感大戏,以为自己不在时伊达组的两位同僚,为了却他一桩心愿早日见到贞酱正苦苦哀求主人并甘愿出卖色相...


这让帅气的本丸之母感动得热泪盈眶,眼罩都湿了。他马上也加入了哀求审神者【他以为】的行列中,冲到婶婶身侧,单膝跪地握住审神者的手,深情款款地看着审神者已经布满黑线的脸。


“主人!求您一定要带贞酱回来啊!虽然知道会很困难!可...”


他左右看了看大俱利伽罗和鹤丸国永,一咬牙心一横,“可我愿意出卖自己的色相来好好服侍您...还请不要对小俱利这孩子做什么....况且我长得也比他俩帅!!”


说道最后烛台切的脸颊居然有些发红,他满怀期待地看着婶婶,却被身后一个大力揪着领子给拎了起来...他正想回身看看谁这么没有眼力见,就看见长谷部眯着眼睛瞪他。


长谷部君没人和你说过你这个濒临暗堕的表情最可怕可吗...


“烛.台.切.光.忠.!你是不是也想干一个月马活!居然对主人说出这种话...”


“唉唉我没关系...长谷部不要生气嘛”眼看着几个人就要打起来了,婶婶开始打圆场。你们看旁边看热闹的刀也越来越多了,博多都开始兜售饮料啤酒矿泉水,香肠瓜子火腿肠了...


“所以说主人,我们现在就去把贞酱接回来吧...”即便是受到了的威胁,烛台切还是没忘了要去找他日思夜想的小贞...婶婶一脸为难的看着昔日勤勤恳恳忙上忙下的烛台切,真是不忍心告诉他,这回实装的...又不是他的小贞。


“光忠!你在那激动个什么劲!像个傻子似得”最先看不下去的还是大俱利伽罗。“这次来的根本就不是太鼓钟贞宗,是鹤丸国永他弟弟,对!就是他弟弟!来来你瞧瞧这照片”他把政府通告往烛台切胸上一拍“自己看看,像不像?!”


“唔...还真有点像...”烛台切光忠拿着通知的手有点抖...


“这不是我弟弟啦哈哈哈...话说烛台切你刚才还说什么要出卖色相还真是吓到我了哈哈哈..我就姑且承认你比我长得帅好了...”某只老鸟感觉不好,他试图用奉承挽回些什么,可是已经晚了..


“恭喜你啊鹤丸殿...”等再次看向鹤丸时,烛台切已经恢复了平时那个帅气冷静的男人,如果他把通知揉成一团的动作可以忽略不计的话...


“长谷部君鹤丸国永不止一次偷吃过主人的点心他还把墨水打翻在主人写好的公文上以及曾经逃掉不下五次内番让蜻蛉切殿一个人犁地blablabla”


这场闹剧最后以鹤丸国永被罚佃当番两个月而告终,另外,他的衣服要他自己洗。


就在婶婶换了鞋正要走进大厅时,眼尖的长谷部发现主上手里拎着一个看起来挺沉的塑料袋,他赶忙接了过来,“主上,这里装的都是什么啊?”用手摸一摸,凉凉的。


“啊,这个啊,是政府就这次活动给审神者发放的抚恤品”


“哦,是补品吗?”长谷部打开口袋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噫,怎么都是血?”


“因为都是鸡肝啊..据说还是现摘的呢,新鲜得很...”正所谓吃啥补啥。


长谷部大致明白这回的活动是什么样的了。


果然第二天,地狱一样的出阵就开始了。


这次的战场很有意思,是靠翻牌判定敌人状态的。


说是出阵,其实用游戏来形容更为贴切。


主要任务是收集散落在时空中的玉石【并没有这么高大上】


“所以只要不抽到敌札就可以了吧,这种风雅之事我可是很擅长的哦~”歌仙听说是花牌游戏,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婶婶就让他当队长试试。


第一张,不是敌札,是毒箭...长曾弥虎彻中毒身亡【划掉】掉队


第二张,不是敌札,是炸弹...歌仙为了保护队友自己被炸飞了刀装...


大哥呀!你是队长啊!不能掉刀装啊!


第三张。我就不信了,歌仙撸了撸袖子,露出硕壮的肱三头肌,看的婶婶直愣神。


翻过牌之后,歌仙马上就飘起了小花,把牌得意洋洋的递到婶婶面前,审神者一看,是张火牌。


“哇!不愧是歌仙大人~”审神者顺势鼓励道“快抽个玉看看~”


然后歌仙走到下个点又抽了一张,愣是半天也没给婶婶看...


“抽到几个?快给我看看啊!”心里纳闷的婶婶在歌仙反应过来之前抢走了他手里的花牌,定睛一看。


呵,又是一张火...


在接下来的行程里歌仙巨巨把所有敌牌以及陷阱给婶婶轮流展示了个遍,最后刚拿到100多个玉,就被第二张雉刀踹回家了...到家时只剩30多个...


“没关系...这样我们就更清楚地了解到敌人的布阵方法啦~哎哎,别不高兴啊我并没有怪你,还会让你教我写书法的...”婶婶一边忙着安慰歌仙,一边换上了长谷部当队长...


“哼!”歌仙一把甩开审神者的手,说了句“你个多情的女人”然后拂袖而去...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婶婶者一头雾水。不过现在出阵要紧!她抬头看了看贴在墙上的皱皱巴巴政府通知,就是被烛台切团成球儿的那张,上面画的脇差小宝贝甚是可爱,况且这个活动任务艰巨还有时限...想到这里,她马上拉着自家长谷部和其他队员开始了第二轮的游戏。


长谷部确实比歌仙强点,运气好的时候能走到boss点。可几圈下来,婶婶发现只要抽到第三张敌札,队伍基本上就得回家了,而且如果是队长重伤,收益依旧会减少到三分之一。长谷部只能带两个刀装,而且还比较容易掉蛋。


可是就这样把他换下去,长谷部会很受伤吧...还是先这样吧,反正他的手气不错...


然后在临着回家吃完饭的最后一次出阵,长谷部非常争气地,毫不气馁地,连续不断地,给婶婶连着抽了六张敌札...对,就是从起点开始算,连着六个点都是敌札...


如何才能即委婉又不伤害他感情地让长谷部从捞玉小分队队长的位置上下来,在线等,急


这个问题困扰了审神者一个晚上,导致她当天的文书都没有写,还顺便翻出了自己偷偷藏起来没有完成的,近一个月的出阵报告...


第二天早上,她把这一大坨空白文书悉数摆到了自家长谷部的桌子上,然后来了个土下座。吓得长谷部赶忙还礼,然而两人的样子就像在夫妻对拜,弄得路过的烛台切光忠以为两人背着大家私自成婚,还特意跑过去问审神者你为什么不选我,非常不帅气。


“拜托长谷部了!”即使是烛台切来了,婶婶依旧没有起身,“我这个月因为偷懒落下了不少工作,但是现在又要赶时间找物吉所以实在是做不完了...只能拜托长谷部帮忙。”然后还爬上前抱住长谷部的一条胳膊,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我还以为主上是因为我运气不好才把我换下去...”看了看桌子上的公文,长谷部有些沮丧的说。“还有主上,我们不是说好了这个月好好写公文的吗?怎么又积了这么多...如果我帮你,一期一振又该怪我老是惯着你”然后叹气摇了摇头。


“绝对不是因为长谷部的原因才不让你出阵的!都是我偷懒...而且政府昨天晚上给我发通知说如果在不把拖欠的文书都交上去,就要撤我的职555”审神者一边编着瞎话,还不忘了抹两把泪“长谷部最会模仿我的笔迹了~”


“好吧...”长谷部无奈的答应了下来,顺便亲了一口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姑娘的额头作为安抚。“放心吧,不会让别人把您带走的。”


“太好啦~~”看自己计划得逞,婶婶高兴地蹦了起来,拉着光忠就往大厅跑,还边蹦跶边喊“出阵去喽~”顺便为自己的演技默默点个赞,你说我当初为啥不去学表演,可惜了。


然后她马上换了萤丸小天使当队长,一点没含糊。又欧又厚又强还可爱,队长非你莫属。


其他队员也整个都换了,四把大太坐庄然后九十级以上的太刀轮流上...


怎么听起来像打麻将?好吧其实性质都一样,就是赌...


虽说换了队员之后出阵情况顺利得多,等到婶婶凑齐40000玉时也是心力交瘁肝疼得要死。


但是在物吉贞宗蹦出来的一瞬间,婶婶觉得小宝贝这么可爱,累死也值了!


领着大队人马回到本丸之后,婶婶让歌仙他们去准备一桌好菜犒劳犒劳这几天连续工作的男人们。而自己走到大伙面前,深吸一口气,然后一个90度鞠躬...


“感谢大家这几天舍命陪君子...”


“主人不要这么说嘛~人家玩得很开心哦~”


“这样的出阵确实比平常单调的驱邪有趣得多呢,您不用在意”


“因为中了毒箭和次郎在一旁喝酒,也是来人间后第一次体验呢”


哦,我知道你们四位玩得倒是挺嗨,可是队伍里还有两位太刀啊...这两位太刀因为抢不到誉,统率也比你们低,两三把下来就会脸红,所以才需要那么多队员轮值...


“比起和我们道谢,主人您更想和新人好好交流吧...”小狐丸看着死死拽着正太小手一直不撒开的审神者,预感这个本丸又有一段时间不会安宁了...他走过来拍拍婶婶的后背说道“您就放心的和他去玩吧,我们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婶婶抬起头感激的看了一圈,“其实这几天完全不用如此频繁的出阵,只不过是我实在是想早点见到物吉”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总之这几天辛苦大家了!晚饭让歌仙儿给你们加牛排!还有明天不用出阵了远征的也不用去了全员休息~”


说完就抱起刚来的刀跑得无影无踪了...简直像拐卖儿童的人贩子...


即便是这样,烛台切还是在晚餐的时候给自家主人额外蒸了鸡肝补补。


本丸良心啊...


这样想着的婶婶把脸靠在烛台切的大胸肌上来回蹭了增,还满足得眯起了眼睛,被烛台切一顿嫌弃。


主人别以为我不知道您回来没洗脸,我这可是新换的背心。


唔,还真是新换的,闻起来香香哒~~哎不对,说好了本丸的良心呢?没想你浓眉大眼的烛台切光忠居然也嫌弃我!


您还是快点吃饭吧一会肝凉了就腥了...


果然还是烛台切最好了,如果再早个20年相遇我保证嫁给你。啊不对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呢,嘛,不管了。


说完还踮起脚在烛台切脸边亲了一口...然后就跑去吃饭了。


这回轮到烛台切在风中凌乱了...


果然,接下来的几天,婶婶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物吉。甚至都没有给他分配房间,直接拉到自己屋子里住了。


出阵的时候也偏向。先是带他单骑去低级图刷级,后来又让园长带着几个小短刀和他一起练级,等特化之后又让他当队长领着一群大人去厚坚山边捞迷失老人边刷级。


果然小天使干啥都可爱,漏窟窿的丝袜一看手感就很好~真剑必杀也很帅气,最关键是,出招时那声“ta”真的,好好听!


最过分的是婶婶居然还让他自己搓刀装,给他资源随便用,搓出来两个金投石给自己戴上就行,看得某些家长很是眼红,明明自己家弟弟在一开始练级的时候都不让带金刀装,凭神马他就可以。


来,你低头看看你自己的统率,还没人家物吉高呢,更别提你家小不点了。


.....


物吉来了之后,最不高兴的还是藤四郎家那几位。


审神者一开始也担心鲶尾会不会拿马粪扔物吉,那样可就不好办了,白衣服真是不好洗啊!


不过现在看来鲶尾和骨喰对物吉的反应并不是很大,因为那场大火之后他们的记忆产生了缺陷,之前的矛盾也记不太清了。反而博多扬言要和物吉打一架。那可是两万多小盼啊主人啊!这打仗怎么还要门票?!


你问我我问谁啊...主人一脸茫然地看着小财神,脸问身旁的白衣小天使,你知道为啥你这么贵吗?


“这...主人你问我,我也不清楚哎...可能因为我会给大家带来好运吧~”小天使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发,拉住了婶婶的手晃了晃“不过有我在,一定会帮主人把小盼挣回来的!我现在就去买彩票!”


“你别说那没用的,还买彩票?!”看对面卖萌的某脇差,博多都要气冒烟了“与其去赌博,还不如做点实在的,比如我看你这衣服就不错”说完就伸手开始扒物吉的盔甲“把你身上这些金玩意卖了也够回本了”

然后两人就扭打在了一起。


“你们别打了...唉”一看这要出刀命了,劝也没用,婶婶索性一撸袖子,把两个在地上轱辘的小不点一手一个拎了起来,就这样博多还揪着物吉的进挂坠不放手呢。


吃过晚饭,审神者跑到厨房里问烛台切为啥大家都对新人有意见,烛台切皱着眉头想了下,说“可能是您太偏心他,让其他人嫉妒了吶,大家都想的到主人的宠爱不是吗?”


“唔...真是这样啊..”婶婶也知道自己什么德行,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其实也没办法,婶婶非的很,到现在还没有爷爷和日本号,好不容易来个新刀,还是个小可爱,当然要加倍疼爱...

“不过这样下去非要引起内部矛盾不可啊...不行..”婶婶歪头合计了一下,让烛台切给物吉贞宗找个房间,挨着鹤丸或者蜻蛉切的都行,就是不能靠近藤四郎他们。


“我知道了,这就去安排”整理好碗筷的烛台切擦干净手,揉了揉审神者的头发,“不过主人也要好好反省,不能每次新人来都引起民愤啊,那样会越来越非的...”


“好吧...我回去反省”


反省的结果就是,第二天婶婶疯狂的出阵把物吉升到了60级...


真是独特的反省方式啊...


这样就算我不管他,也没人欺负他了啊...面对烛台切的质问,婶婶一脸无辜的说...


“其实主人你完全不用这么想...不会有人欺负他的”烛台切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有位大脑回路不正常的主人也是够了“你可以问问他有没有被人欺负或者大家对他的态度你就知道了,即使前主的立场不同,刀剑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毕竟当时我们并没有选择的权利。”


“这道理我都懂...”婶婶无奈地耸肩,“况且我也是想看看传说中的幸运之刃能不能真的给我带来幸运...”


“测试结果呢?”


“可能是我太非了物吉小天使也救不了我”


“额...”


正往自己寝殿走的婶婶路过刀剑宿舍时听见了不知道谁的屋里传出了很大的说话声,还不止一个人,抬头一看门牌,发现是物吉小宝贝的房间...


这帮人不会真的在欺负他吧...她可听到有博多的声音了...还有其他人的


一想到这,婶婶赶紧冲过去拉开房门,却看到一副异常和谐的景象


物吉、博多再加上鹤球太爷爷,他们四个居然在打麻将!!旁边还有几个围观的,包括一期尼桑...


一期一振!你这哥哥是怎么当的啊!居然还带着小盆友聚众赌博!

“喂,你们...”就在婶婶刚要出口批评这几个带坏小盆友的老家伙时,一直小嫩手握住了审神者的手。


“主人要不要也来玩一局吶~这个游戏真的好有趣哦~”然后就抬头一脸期待地看着婶婶。


这小眼神看得婶婶心都要化了...可她还是想挣扎一下...作为婶婶最后的底线,不能教坏小宝贝...


“来嘛主人~人家还不太会玩,顺便教教我,好不好吶”白衣天使继续盯着有点发愣的婶婶,还眨了眨忽闪着长睫毛的大眼睛...


你犯规啊啊啊!!!我玩,我玩还不行么...TAT...审神者的内心在咆哮,然后就一屁股坐在刚空出来的位置上。


咦?这个位置刚刚是不是有人?


婶婶一回头,正好看见拿起茶杯的太爷爷。他老人家笑了笑,“主人您先玩两把乐呵乐呵,我在旁边伺候局儿~正好我也一把年纪了不能久坐~”


谢谢太爷爷~您真是....这是啥破牌!


还没等审神者心里感谢的话说完,她就觉得,这只老鸟不对劲...他为啥这么快就下桌了?


就在婶婶正纳闷呢...就听她旁边有一个稚嫩的声音说道:“胡了!自摸~”


“哎呦...这把又是物吉赢了呢...果然是幸运之刃啊”在一旁的鹤球不紧不慢的拿钱,就好像输的不是他一样。


然后下一把鹤丸国永就自摸了,清一色漂还带一杠...呵呵!我这还没上庭..不对,我还没开门呢啊!这得翻多少翻啊...婶婶一边心疼钱,一边掰手指数。


“不用算啦主人,64翻封顶的...”看不下去的博多在一边好心提醒到。


几把下来,婶婶把身上带着的钱基本上输干净了...她觉得有点不对劲,自己平时打牌也没有这么臭的时候啊...虽说也经常点炮就是了...


然后她抬头环顾了一周,这才发现,自己果然被在一旁喝茶的那只老鸟给坑了...


首先物吉,不用说了,幸运之刀,怎么抓都自摸。

其次博多,小财神,肯定特能算计。

最后姥爷,欧皇...


行了,我还是下桌吧...

再玩下去裤衩都得输没了...而且看你们相处得这么好,我也就放心了...


可就在婶婶刚要起身以自己还有公务没有完成为借口溜之大吉时,袖口就被一左一右俩宝贝拽住不放。

“主人不愿意和我玩了吗?”

“主人你这是不高兴了吗?”

然后还嘟嘴一脸无辜地看着审神者。

“公务...”两个字还没说完,婶婶就受到了恶意卖萌的双重打击,并且全无还手之力...

“我还有公务没做...”

“那种东西,交给长谷部就好了啊”鹤丸这死鹅还插了一脚。


“果然主人还是玩得不开心啊,一直都没有赢...”喂喂博多小盆友这么伤人的话就不要说出来了啊!婶婶的心在滴血啊...

“那,如果我让着主人一点主人会不会接着和我们玩呢?”物吉善解人意地提议道...

“额我并没有因为赢不了而生气啊...”

“那您怎么还站起来一副准备走了的样子,是不愿意和我玩吗?”

“...我回去拿钱...”

“哦那请快去快回!”


然后可怜的审神者,在一个晚上输光了所有积蓄【并不】躲在屋里痛哭流涕不肯见人【并没有】

物吉贞宗倒是觉得,这个本丸好得很,主人温柔又有钱~日子过得真美好!

------------end------------

感谢萤丸小天使在带新人升级打减肥的时候总是挑对面大太刀砍,比某腹黑哥哥某懒人以及某死鹤强100倍,什么?江雪你说你不想出阵?没门!


喜欢的话请留下你来过的痕迹哦~我会更有动力的~欢迎留言~

评论(4)
热度(26)

© 贝吉塔星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