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乙女/青火/银土/鼬佐/葛乌/fz金枪/fsn枪弓/言切……

【金枪】日记1

万圣节贺文~~

现代设定

主金枪,副枪弓,可能有点言切

结局是我理解的HE~

未完结,正在填

Part  A

“吉尔伽美什...你醒了吗?”

吉尔伽美什一睁眼睛,就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随后问到了一股医院独特的消毒水味。很明显他现在躺在医院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吉尔伽美什回头想问叫醒他的人。没有人回答他。环视了一圈,这间病房里,只有他一个人。房间静谧得渗人,只有墙上的挂钟发出“哒嘀”的奇怪声响。夕阳从窗外的树叶间漏进病房,在白色的大理石砖上投下晃动的金色光斑。

刚才明明听到了有人在叫他。

算了,吉尔伽美什想,反正医院就是这么诡异的地方,他干脆的扯下手背上的滴管。“喂,有人吗?”走廊里传出某人大叫的声音,随后护士房的铃声大作。“来人给我解释一下,我怎么在这里?!”

但护士并没有来。库丘林闻声赶到就看见吉尔伽美什抱着胳膊倚在门框边,完全不像个刚从昏迷中清醒的人,而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仿佛自己才应该是那个进医院的人。

“喊什么喊,这里还有其他病人呢。”可走廊里除了他俩基本上空无一人。

“然后呢?”

“你问你为什么在这里?你昏过去了,被人送到了医院”

“这我也看得出来,蠢狗。”稍微回忆了一下,昏迷之前他本来应该是在..出差?

“你说谁是狗你这个混蛋!!!不要以为你身体虚弱我就不敢打你..”

“你不说就算了,我回去就告诉faker你在医院调戏护士..”

“什么!!你这家伙怎么知道,你不是刚醒吗?!”

“哦~刚才只是瞎说的。不过现在我知道了。”吉尔伽美什一脸你这个白痴的表情看着穿夏威夷衫的男子,摆出和平时一样欠揍的笑容。

“你他妈..”库丘林反应过来自己被摆了一道,还是被这个白痴,深感自己智商捉急,但是又不想回家被那个家伙念,“切...我说还不行!”

“这就对了,蠢狗”

“你..”库丘林深呼吸再次平复了一下心情,抑制住想要给他一拳的冲动“....你好像是在出差的时候被天上掉下来的烟灰缸砸中,昏过去了,然后在医院躺了7天才醒来的。”

“哈?我?被烟灰缸砸中?别开玩笑了!”他吉尔伽美什,以幸运奇高而远近闻名【并不】的吉尔伽美什,竟然会被烟灰缸砸中?这个概率简直比火星撞地球的概率还小,不对,应该是比库丘林和faker中彩票的几率还小。“是不是你失手打昏了我然后妄图推卸责任就胡编了一个如此可笑的理由!”

“呵,如果是我,我就使劲点打,争取让你半年都醒不过来。”库丘林给了他一个白眼,“但事实就是这样,迪尔给我打电话让我来帮忙照顾你的时候我也下了一跳,我还以为是他终于被自己的幸运值折磨疯了然后因为嫉妒打昏了你...可迪尔他那么善良...所以结论就是,你真的被砸晕了,你的幸运值用光了,吉尔伽美什~真是风水轮流转呐~看来我也要时来运转了哈哈哈哈...”库丘林嘲笑着吉尔伽美什,居然还开始研究一会儿买彩票用什么数字好,中奖以后和emiya去哪里度个假啥的...并没有发现对面的人拿出了手机开始编辑短信。

“...13 ,7,写好啦~再见喽倒霉蛋儿~既然你醒了,那我的工作也完成了,回家去吧,迪尔在等着你。”说完,蓝发男子挥挥手转身就走了,给吉尔伽美什一个潇洒的背影。

同时,吉尔伽美什也爽快的按下了手机上的发送键:faker,蠢狗在医院调戏小护士,上次他在酒吧调戏小姐之后居然还能活着上班,你真是越来越惯着他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下次在家里看见别的女人可不要太惊讶哦,......(此处省略一万字)

吉尔伽美什一脚迈出医院的大门就截了一辆出租,完全没有在意自己身上没带钱这种事,只是一味地催司机赶紧开。

“杂种,你的车是马拉的吗,怎么这么慢!”

尽管被难听的称呼激怒了,但在回头看到充满威胁意味的红色瞳眸那一瞬间,司机还是老实的闭上了嘴。算了,顾客就是上帝。

当然,下车的时候这位上帝并没有付钱。

他和迪卢木多同居的别墅离市区医院很近,没过多久他就站了在种满红黄玫瑰花的庭院中。他的伴侣一直对这两种颜色的玫瑰情有独钟,而且令人惊讶的是,一个大男人居然可以把这些矫情的植物侍弄得娇艳欲滴,花圃的每一个角落都是那么的干净整洁,没有一株干瘦枯萎的,红黄相间的搭配也暖心惬意,简直可以和迪卢木多的脸一样堪称完美。

但现在的吉尔伽美什并没有闲心欣赏这些玩意,他迅速穿过花圃走到门前,随即打开了自家的房门。

“杂种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

“哎?吉尔,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哈?”吉尔伽美什被这忽然展开的日常糊了一脸,难道说自己住院这几天,这家伙就在家里享清福?还自己吃西冷牛排?是不是有点过分,好歹也给他送点啊!最关键是这家伙不是应该像上次他昏过去那样一刻不离医院,还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语气轻柔地叫着自己的名字.....

“吉尔伽美什?”

“干嘛忽然叫我名字?解释呢?”他有点不耐烦了,满脸你再不解释一下我就冲上去揍你一顿的表情,抱着胳膊杵在客厅里,看着开放式厨房里依然系着围裙端着平底锅的迪卢木多...

“我并没有叫你名字啊...”这回改迪卢木多疑惑了。

仔细回想刚才的声音,确实不迪卢木多的,反而听起来像那只蠢狗的。怎么回事,难道我得了幻听?

不过这个小小的情况并没有困惑到大大的吉尔伽美什。可能是那只蠢狗回家被揍了,正在骂人呢~电视剧里不是经常演什么千里传音嘛。

“那个,吉尔,抱歉没有去接你。我原本计划拜托库前辈去接你回来,自己在家做顿大餐犒劳犒劳你。可我没想到你能回来这么早...”

“所以说现在饭还没有好?”直接跳过了问他为什么知道自己今天就会醒过来,吉尔伽美什也不在乎,反正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估测个时间也不是不可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填饱肚子。

自己昏迷了七天,那就是说错过了21顿饭,而且,追求高生活质量的他当然不会忘记下午茶和夜宵甜点。

“别做了杂种,出去吃吧,我都要饿死了!”

说完,吉尔伽美什就在迪卢木多向他抱怨浪费食材和称呼问题之前,冲回楼上的卧室换衣服去了。

他们的卧室是整个别墅采光最好的房间,阳光透过宽大的防弹玻璃窗照射在高档羊毛地毯上,到了下午,阳光甚至会从棚顶的天窗直接照到墙边的巨大雕花衣柜上,迪卢木多也因此直接把被子挂在衣柜上晾晒。每当这个时候,吉尔伽美什就会嘲笑迪卢木多要懒成蛆了。

“闭嘴,从来都不洗衣服做饭刷碗拖地照顾花园修剪草坪的人没资格说我。”迪卢木多也都会这样还击他。

现在,阳光正好从天窗照下来,站在衣柜前的吉尔伽美什感觉有点刺眼。他索性侧过身去穿衣服,阳光晒在背上还暖暖的。

就在他套袖子的同时,他看到旁边床头上放着一本之前没见过的牛皮本子。拿起本子翻开,他看到了熟悉的字体。本子已经被写得差不多了,每一页都写得很工整,还仔细的标注着日期和天气。

“偷看别人日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吉尔伽美什先生~”

看见迪卢木多走进来,吉尔伽美什放回日记,“别说本大爷不稀罕,就算是我真要看,当着你面你也得挺着。”

迪卢木多虽然对自己伴侣关于个人隐私的态度很不满,不过这几年下来他基本上也习惯了对方这种强硬的作风,何况他知道吉尔伽美什不是那种会偷看别人日记的无聊人士“....算了”他揉了揉太阳穴,刚才处理刚烹饪到一半的食材还费了点脑筋,“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

“牛排”没有丝毫的犹豫

“那刚才为啥不让我弄完!”

“你弄得太慢了,等你都做完,本大爷已经升天了”

说话间,吉尔伽美什拽着迪卢木多大步走到车库“喂,你的高敏捷呢,饿昏了吗?怎么走得这么慢。平时在床上不是动得挺欢吗?”

“....吃个饭又不是去投胎”

“赶紧开车找个饭店,我要饿死了”无视了对方的抱怨,吉尔伽美什很自然的坐进了后面的位子,舒舒服服的一靠,留迪卢木多孤零零的坐在前面开车,简直就像老板和私人司机出去办公,而不是情侣约会。

看在这个家伙很饿的份上,好脾气的、善良的、有风度的迪卢木多又忍了。

等他们开到市中心商业区,已经接近傍晚了。

车后的吉尔伽美什躺尸在长座上,显然是饿昏过去了。前面开车的迪卢木多也不好过,这车已经在这个信号灯前堵了大半个点了,期间还不断有行人和自行车慢慢悠悠的从他身边经过,就好像在无声的嘲讽,买个好车有什么用,堵死你,堵死你。然而这仅仅只是一个信号灯,他已经开过三四个这样的信号灯了...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街上堵城这样?!”平时作风一向绅士的他也开始不耐烦的按喇叭。

“今天是万圣节啊,愚蠢的家伙”吉尔伽美什说话的语气好像叹气一样轻,让迪卢木多误以为自己在听他说什么遗言。“现在这些杂种啊,怎么都爱凑热闹呢”

“哦...原来你明知道今天是节日还要出来吃是吗?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刑警,你不会预料不到今天街上车会很多这一情况吧,敏锐的吉尔伽美什先生?”随着迪卢木多的肚子开始咕噜咕噜高声抗议,他的脸上也浮现出了和善的笑容。“还是说你想要单纯的凑热闹?恩?”

“不不,我也是刚才看到街上的广告牌子才知道的”吉尔伽美什马上摇头矢口否认,如今饿晕的他,就如同一只病猫,绝对打不过黑化的恶魔。

又经过了半个小时,两人终于历经千辛万苦,互相搀扶着【并不】爬进了【并不】一家看起来还算高档的餐厅。

屁股刚沾在板凳上,吉尔伽美什就大声招呼着服务员上菜。

“还没点呢,你让人家怎么上啊..”说着,迪卢木多一边接过服务员小姐递来的菜单,一边微笑着道歉“真抱歉,我朋友有点饿昏了,请不要介意”

“没...没关系”无可挑剔的英俊容貌搭配上完美的笑容,服务小姐马上就被迷得移不开眼,就连迪卢木多点什么菜都没有听到。

“喂,迪卢木多,那个杂种看你都入迷了,完全没听见你在说什么!”

在迪卢木多的好心提醒下,服务员才从美色中回过神来,“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反应过来的小姑娘瞬间涨红了脸,不停地鞠躬道歉。

“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有点自觉了吧,这张脸”吉尔伽美什指了指迪卢木多右眼下方的泪痣“你还嫌自己的麻烦不够多吗?”

“那也比你这个没有礼节的家伙要好...”迪卢木多反驳的很无力,因为这几年因为他的脸长得太好看行为又绅士得体,给他生活的方方面面带来了无数的麻烦,比如一个自己明明是gay却被女人逼婚什么的...想想就让人脊背发凉。

“所以说,你因为想吃牛排而来这家西餐厅,但是却想起来这儿的牛排不好吃而不让我点是吗?在你点了两份的前提下..”在点菜的过程中他们又出现了点争执,原因是吉尔伽美什突然记起迪卢木多曾经说过这家餐厅的牛排口味太重,不让他点。但他们之前完全没有来过这家餐厅。

“我们从来都没有来过这家餐厅啊,你怎么就能确信我不喜欢吃这里的牛排呢?”迪卢木多皱着眉头扶额看着坐在对面的黄头发青年。

“在本大爷的梦里。不是有一种预知梦吗?”黄发青年翻白眼想了想,也可能根本没想,随口就说出来了。

“哦。”

最后迪卢木多还是点了牛排,还给吉尔伽美什点了一堆价格不菲的甜品。

其实如果只是单纯的警察,他们的生活绝对不会有住别墅吃高档餐厅这样富裕,比如警所里另一对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蓝红情侣,他们只住得起高级一点的公寓。可人家吉尔伽美什是富N代,祖上因为在中东伊拉克那块地方先是做生意后来挖石油卖钱富得流油,所以他们的生活就要滋润的多。之前迪卢木多曾经问过吉尔伽美什为什么不回去继承家业,过每天闭着眼睛数钱的日子。吉尔伽美什说什么那样活着太没劲了,当个刑警还能刺激一点。

“像你这么狂妄,早晚会把小命搭进去的”他俩还没有交往的时候,迪卢木多作为他的搭档,经常这样说。

“哼,即使要死,我也不会比你死的早,你放心好了”然而对于吉尔伽美什来说,一切冷嘲热讽都当成耳旁风吹走了。

菜终于端上来了,飘着诱人的香味。实在是饿得时间太长了,迪卢木多居然因为吃得太快噎住了。但为了顾及形象,他还不想使劲吞咽或者咳出来

“唔唔...”

“喂,你怎么了?”发现迪卢木多脸都憋红了,吉尔伽美什从一堆美食中抬起头,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啊...可算是咽下去了”经过一系列的内部斗争,那几块肉终于老实的滑到了胃里。高档餐厅的肉质很好,可是味道就...

“这个牛排,味道有点重”

就在吉尔伽美什刚要说你看自己的感觉从来不会错让你不听话吃不了兜着走之类的嘲讽话时,迪卢木多的手机响了。

看迪卢木多接电话的表情越来越严肃,他就知道,这顿饭是吃不完了。

“嗯,嗯,好的,我知道了,请把具体位置告诉我,我们马上就赶过去。”然后挂断了电话。

此时吉尔伽美什已经结完账开始往外走了。事发地点是距离他们500米的一条小巷。因为刑事犯罪的危害性很大,为了方便随时调动警员,警局给每个警员,除了吉尔伽美什,的手机安装了gps跟踪系统。现在离案发现场最近的只有他们两个。

“这个工作某些方面还真是讨人厌,想好好吃个饭都做不到。”

“根据群众报警,在距我们500米左右的小巷里发生了杀人事件,受害人躺在地上血流不止,很可能已经无法抢救。而且据目击者描述,在男子到地前有几名可疑人员从小巷里走出来,手里提着银色铁箱.....”

“够了!”吉尔伽美什脑子都要炸了。天知道这又是什么趁乱交易。八成是毒品。

很快,他们到达了犯罪现场。

吉尔伽美什的想法也在检查现场的时候得到了证实,他们从被害人的身上搜出了一小袋海洛因。不过这一点毒品基本上不会引起杀人事件的,估计还有大量的毒品被刚才目击者看见的那几个人带走了,只剩这一点点藏在被害人里怀没有被搜走。

迪卢木多观察了一下躺在地上的被害人,总觉得,怎么说呢,这个死相真是值得同情。从尸体身上的淤青和伤痕状况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人先是被小刀划破喉管和声带,使其没法出生呼救,然后对面部和腹部进行集中攻击,导致左眼球破裂。最后的致命伤是后脑的一处钝器重击,力道之大使被害人脑干受损当场死亡。

“唉...”迪卢木多一边轻轻叹气,一边摘下手套,他无意间流露的小小同情遭到了吉尔伽美什的嘲笑。“这就同情心泛滥了?依我看你还是回去当你的牛郎好了~”

“你才是牛郎!”他不客气的搥了吉尔伽美什一下,这里光看长相的话适合当牛郎的可不是他自己一个人。

简单的封锁现场后大约过了两分钟,救护车拉走了被害人的尸体,两位被打断了约会的刑警也坐着警车回了局里。

“所以说,这只是一起单纯的毒品交易失败卖方杀人灭口案件”在接受讯问时,吉尔伽美什警官表现出明显的不耐烦“所以现在我就要回去把停在闹市区的车开回家,然后吃点夜宵再好好地睡一觉听到了吗杂种别没完没了的问了可以吗?”一想到还要坐计程车通过奇堵无比的中心街道去那家餐馆的停车场取车,他就烦。如果下午的时候没有突发奇想提出和迪卢木多出来约会,估计他们现在正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看球喝啤酒,赶上伴侣心情好,还能度过一个旖旎之夜。

现在不光饭没吃完,还摊上活儿了...估计回家少不了迪卢木多一顿埋怨。

等他和迪卢木多从讯问室出来,就看见库丘林靠着墙和艾米亚在走廊里说话,白发青年手里还拿着一个牛皮纸袋,而蓝发青年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明显心情不太好。

“前辈!”迪卢木多看到库丘林连忙过去打招呼。库丘林和迪卢木多小的时候就认识,还是在同一警校的上下届,关系很是亲密。每次迪卢木多一看到库丘林就赶快上前打招呼,这一点让吉尔伽美什很不爽,而且那声“前辈”叫得也太暧昧了!吉尔伽美什在心里暗暗记下了这个梗,准备哪天让迪卢木多在床上给他实践一下,生活嘛,就是要愉悦~

“你们两个杂种怎么也在这里?难道是加夜班?倒霉的家伙们~”吉尔伽美什抬头对前面的两人摆出一个嘲讽的表情“本大爷现在要和你亲爱的后辈回家去了哦,你就和faker好好享受这个美妙的夜班....”

还没等吉尔伽美什说完,艾米亚就向他走了过来,并把牛皮纸袋狠狠地塞进他的怀里,顺便说道“哦?可依我看,你今天晚上是走不出刑事科了这位爷。呵~”

“你说什么杂种?”吉尔伽美什瞪了艾米亚一眼,手上还是把文件袋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这是什么?医院的鉴定结论?居然这么快就下来了,这帮吃白饭的居然也有认真干活的时候啊..”

吉尔伽美什埋怨着,却突然在看到被害人姓名的时候瞪大了眼睛。

“那个死了的倒霉蛋是间桐鹤野?那个三大家族的间桐?”

“从DNA检测看来,是这样的...所以说你们今天晚上暂时别想回去睡觉了”

“妈的...”吉尔伽美什粗暴的把文件和档案袋塞回艾米亚手里,“所以现在要我们干什么?去把杀人的家伙抓回来?真是可笑,那几个人早就跑没影了,就算骑迪卢木多都追不上。”

“吉尔伽美什...”在旁边听了一会的黑发青年早就满头井字,“注意你的措辞...”

“我说错什么了...”

“你当然什么也没说错,哪里也没错!明明知道今天过节却非要出来吃饭的人不是你,是我。都是我的错!”

“啊...迪尔他生气了啊...”

“他当然会生气,没吃饱饭不说还有个大案子要加班。”

“那也轮不到你说,吉尔伽美什先生。”迪卢木多用琥珀色的眼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再瞪...”吉尔伽美什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打断了。

“各位先生,吵完了吗?该干点活了吧。”

来人是远坂时臣,公安局局长。他和往常一样穿着一身红色西装,打扮得一板一眼,活像50年以前的人从电影里走出来了一样。据说他还不会用智能机。

“呦,都逼得公安局长亲自出马了?看来这个案子不只是交易失败毒品那么简单呢~接下来干嘛?”即使是局长来了,库丘林也还是拧着身子靠墙站着,还时不时
 打个大大哈气,像是要吃人似得。

“先去调查一下间桐家吧”

------------------------------tbc------------------------------

万圣节的贺坑,不,贺文...

之前刷微博看到一个脑洞,说如果我们生活的现实其实只是梦境,

当场灵光乍现,感觉这感觉超适合金枪他俩,由此诞生了这篇文

差不多有6篇...我慢慢填...

谢谢观看

评论(12)
热度(28)

© 贝吉塔星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