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乙女/青火/银土/鼬佐/葛乌/fz金枪/fsn枪弓/言切……

懒癌的欢迎式

明石国行入手纪念

玩了这么长时间刀剑乱舞,我只想说

能不能捞着,一切随缘,一切随缘...【此人已被折磨疯】

之前夏活的时候一把新刀都没有,

后来夏活结束了在普通图肝,虎大哥一期哥懒癌一股脑的都来找我了.

说起来懒癌还是我一大早起来突然想玩一把捞到的。

觉得真的很神奇,于是写篇文特此纪念

也许有一点乙女,也许没有,嘿嘿

欢迎观看

明石来的时候一激动手抽筋忘记了截图...放个升特的弥补一下吧!



“主上这也是来晨练吗?咔咔咔,要不要和小僧一起修行啊?”

“我就是实在睡不着了起来跑两圈,算不上什么晨练啦”

也不知道今天审神者发的什么疯,一大早上就起床出去锻炼身体,绕着本丸整整跑了两圈。

“主上,您睡的太晚了。而且听说熬夜看手机也会伤害眼睛的”

要是在平时,每次起来夜巡的长谷部发现主上的房间在凌晨两点还灯火通明的时候都会进去好心的劝说一番,可婶婶从来不以为然。

“反正也已经700度了,再严重也坏不到哪去了”然后就是吭吭唧唧的不想交出手机。

结果就是审神者第二天根本起不来,只好由总司令长谷部代为安排远征内番演练等任务,等她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再出阵。这才是日常。

可今天她居然5点半就起来了!

其实早起跑步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可能主上就是想锻炼一下身体,这是好事。烛台切给自己找个了借口。虽然平时自己家主上都是日上三竿才不情不愿的被他从被窝里拽出来,然后边闭着眼睛边穿衣服,再半闭着眼睛半吃早饭。

但是她为什么要跑完步马上冲进短刀舍把小短裤们都攉龙起来呢?还完全无视了因为昨天出太频繁而起床气很大的一期一振,啊,他的怨念都具现化了耶——有远征任务的安定和清光刚起来就看到了这少见的一幕。

“我现在要带着短刀脇差去三条大桥!”等大家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审神者才气势满满的宣布,而且很快安排好了出阵名单。

这一举动也是从来都没有的,主上一般都不会一大早上就去出阵,更别说是三条大桥这种危险的地方。

“可是主上,平时不都是先带级数低的练级,晚上再去夜战吗?”看见名单中有自己的宝贝弟弟,黄金圣斗士第一个出来反对,“现在浦岛他还没睡醒...万一战斗时分心了会很危险!如果主上执意要去,我愿意代替弟弟...”

“弟弟们都还没有清醒,希望主上能撤回成命...”既然是夜战那自然主力都是栗田口,藤四郎们的大家长【保姆】也是一脸的不情愿。虽说无论什么时候去三条大桥他都不情愿。。。

“虽然小夜实力强劲,可早晨开战精神状态不佳也是不妥,请主上三思..”不高兴小公举依旧...不,应该是更不高兴了。

“这个决定确实欠妥,即使是胡扯家的真品也要注意安全哪。毕竟不像我这赝品抗造。”

“主上要是实在想出阵,就带着一期他们去练级吧...等短刀和脇差休息好了再去三条大桥也不迟”

blablablablabla...

整个本丸在审神者作出决定之后马上就炸开了锅。说是炸开了锅,其实就是几个儿童关爱协会的成员在不停地劝说。审神者很纳闷,早上去三条大桥和晚上去到底有什么不同吗?为何你们会如此在意,也真是醉了。

整个队伍里只有青江没有家长出来维护,当然他也没有家长。

“够了!不就是早上出个阵嘛至于这要死要活的吗?”婶婶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又不是要了他们的命!”她看了看站在一旁完全没有发言权只能干瞪眼的小裤衩们。

“我就是突然觉的今天早上神清气爽的才起来跑步的,你们不觉得这很奇怪吗?而且你们看,又没有出阵,可是他们已经开始飘花了啊,都要把他们自己埋起来了耶!这状态多棒!”审神者随手指了指小不点们,回头再看向旁边七嘴八舌的男人们“再看看你们?昨天谁一直脸黄来着呢?恩?和短刀打刀都练级都抢不到誉的,一期尼桑?”

“这...”

“还有每次出战都蛋碎一地的胡扯大哥二姐?你们就不嫌疼吗?”

“主上...这用词太不风雅,太不风雅了..”

“话说江雪巨巨,你的低气压已经可以代替本丸的制冷空调了。不过现在秋天早晚凉,请问您能换成制热模式吗?”

虽然众多刀都表现出自己的不满,但是经过婶婶的据理力争【胡搅蛮缠】下,还是顺利的带着一队飘花的小裤衩们出发了。临走前青江说他也想穿裤衩上阵,被砌papa批评【驱邪】有伤风化而放弃了。

“哎哎石切papa您手下留情啊要不然没等出阵他就先重伤了..”

“为什么我不能穿呢?明明我也是中学生的说,主上~”

“正确的来说是老成得像博士一样的中学生”

“哦..”


总的来说,到三条大桥之前,婶婶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今天大早上就带小不点们来三条【婶婶更愿意称它为一条大桥】真是心血来潮,心想着早上趁着人少去会不会逮到懒人呢就出发了。

但是,刚过两个点婶婶就感到了绝望,因为第一个点遇到了减肥。减肥是一定会掉刀的,这是真理。而且第二个点还捡到了卡在桥下的鲶尾藤四郎。一贯相信一发入魂的审神者觉得今天依旧会无获而回,便开始一边看夜景一边赶路,反正一会儿就会被枪爹戳回家,还不如现在好好想想回去怎么应付那些一半唱红脸一半唱黄脸的男人们,唉,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心不在焉的审神者跟着大部队慢慢向前走,却惊奇地发现不一会就到了boss点,最关键的是,一路上根本没有遇到一条枪爹,除了浦岛弟弟受了点轻伤,其他人居然毫发无损!

这真是生命的奇迹!

不过,在清理完boss点钟剩下的历史修正者之后,并没有什么躲藏在路边的刀剑跳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路上这么顺利,现在又是这个状况。难道有埋伏?审神者很纳闷地想。

就在大家都提高警戒观察周围是否有变化的时候,只听见从远处的树林里渐渐有脚步声靠近。

等来人走近了,婶婶这才看清楚,是一个戴眼镜的美少年,衬衣还没掖好,明显是刚起床。

婶婶只觉得兴奋得精神都有些恍惚了。只听来人说道 :

“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吗?”(误)【这是婶婶的幻觉。】

“谁啊大晚上扰人清梦”边说男子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气。(正确)

看这随便的打扮,再看这懒散的动作,审神者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就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三条桥下住的懒癌明石国行。她狠狠地握了握拳,以吓坏在场所有人的分贝激动地大叫“小宝贝们,给我拿下!千万别给他跑了!”

然后就是本丸里众人见到的一幕。婶婶死死地抓着明石的一条胳膊不放手,其他短刀脇差分列在四周,就像明石随时有可能撒腿就跑似得。

其实后来想想,当时根本没那个必要,因为他都懒得跑。

婶婶一到本丸,就发现大部分成年刀都在大厅聚集了起来,似乎在开什么会。

怎么没有安排远征和内番呢?难道是有什么要和我说吗?婶婶一边挎着明石国行,一边看着面面相觑的男人们,感觉奇怪的很。

不过她现在并不在乎这些,既然都捞到明石了,管你们要说啥呢~今儿个真高兴啊今儿个真高兴~嘴里还哼着没有调的小曲。

站在最前端的长谷部似乎刚要说些什么,但是在看到明石之后闭上了嘴。

“主人还真的把明石国行给捡回来了啊...”烛台切轻叹道。

“恩恩,今天出阵出奇的顺利哦~你们看,小宝贝们都没有怎么受伤呢!”

“可是只有浦岛受伤了!这不公平!为什么只有我弟弟受伤呢?”心疼弟弟的蜂须贺第一个站起来抗议,虎大哥连忙在一旁劝阻,“浦岛也只是受点轻伤嘛,男子汉就要多历练历练...”

“闭嘴,你个赝品”

“额”

审神者在心里默默地给躺枪的虎大哥点了一根蜡,她似乎知道为啥当初虎大哥咋么捞都不愿意来自己家了。。。

“好啦都不要吵啦!我现在就去给浦岛手入还不行嘛..”审神者见蜂须贺不高兴,忙拉起浦岛往手入室走,“这种程度在药池泡一会就好啦~别生气嘛蜂酱~今天给浦岛加顿夜宵好不好?”

“吃夜宵会胖...”蜂须贺一听给弟弟加夜宵,心情稍微好转了点儿,不过又觉得被一顿夜宵就收买了实在是丢人,刚想再抱怨两句,就被其他家长“有夜宵吃居然还不知足”的羡慕嫉妒恨眼神噎了回去,不好再说什么。

“烛台切,你先把明石安排在空房间让他收拾收拾住下,我给弟弟手入去~对了,一定要安排在离我最近的那间哦~~”审神者故意强调了最近两个字,双手合十的看着烛台切,“拜托你了~”

“主人,对刚来的新刀就如此偏爱,实在是让人不服气...”连我都没有住上离主人最近的房间,还算什么帅气的后勤部长。

“才没有偏袒,我只是听说这个懒癌在本丸什么活都不干,我只是想好好监督他而已,嘿嘿嘿...”。我才不会说是因为他长得太顺眼了呢....审神者心想。


就在审神者转身要走的时候,站在一旁半天都沉默不语的长谷部突然伸手轻轻拽住了她的衣袖,并在她回头询问怎么了的时候微微一欠身,开口说道“为了主上的安危着想,希望您不要把明石国行安排在离您较近的房间里,如果您希望他不要偷懒,可以把监督他的工作全权交给我,一定不辱主命....”

一听长谷部这么说,审神者赶忙摆摆手,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似的“...没关系的,我自己看着他就行,你每天都还要远征,已经很辛苦啦~”审神者并不像以前一样听他的劝告,反而推着浦岛奔向手入室,还不忘了回头叮嘱烛台切“一定要离我近一点的那间房哦~木马”还不忘给他一个大大的飞吻,然后就蹦蹦哒哒的走了。

长谷部的目光一直随着审神者和浦岛虎澈的背影,直到他们消失在走廊拐角处。不知为何,一股无名的火焰从他内心深处渐渐向外蔓延着,燎得他有点口干。

这并不是第一次主上表现出对新刀的宠爱过度,也不是最离谱的一次。一个星期以前长曾弥来的时候,主上甚至想要和他睡一张床。虽然这个想法最后因为他的严辞否决而破产,但还是给他的心理造成了伤害——主上都没有和我睡过呢——虽然知道主上只是稀罕长曾弥那一身肌肉【我也有】,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有这样的主真是令人操心呢。

但是这回来的明石国行,感觉和以前不一样。

长谷部曾经在万物买东西的时候,听到别人说明石国行可能是历史修正者。后来他也稍微用审神者的电脑查看了审神者内部交流论坛,发现这个说法并不是空穴来风。好多人都说他性格捉摸不定,让别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今天亲眼看到了活生生的明石国行,他越发觉着这个刀有问题。衣冠不整不说,还一脸懒样,哪像个正经刀的样子。自我介绍的时候居然说没有干劲是卖点,只想吃东西不想干活什么的...你的脸呢?

这个人很危险,不能让主上太接近他。现在长谷部的脑子里空有这一个想法。

然而主上居然还把他安排在距离自己最近的房间,这怎么可以!!

“不可以也得可以啊长谷部君”看着同伴的脸色越来越差,烛台切几乎可以猜到长谷部在考虑什么,“你也不希望看到主人她一脸失望的表情,对吧”说完烛台切还耸了耸肩。“而且他已经住进去了”总不能再让人家搬出去吧。

“可是明石国行,他很危险”听到明石已经住进去了,长谷部的脸色更差了,“万一他真的和历史修正主义者勾结怎么办,到时候只能干看着主上被害吗?”

“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吧”这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鹤丸国永,突然插话进来。之前一直都没看见他在屋里,可听他说话的口气就好像什么都知道了一样,估计是吊在房梁上偷听很久了。

“不少本丸都有明石国行的,但也没听说有其他审神者因为明石国行招来的历史修正者而死的”他整理了一下站在脸上的假胡子——那个他本来想去吓唬人却不知道看起来很可爱的小道具——接着说道“而且主人不是还有我们保护她吗?你就放心好了~一旦发现他有什么打算陷害主人或者联系历史修正主义的苗头,就马上解决掉他。这不是很轻松吗?你可是第二把满级的刀啊长谷部。”

“唔...也只能先这样了”虽然平时很不正经,可关键时刻还是能起点作用的,不愧是年长的刀呢,长谷部这么想着。看鹤丸又开始在脸上画奇形怪状的图案,就忍不住问了一句“鹤丸殿打扮成这样,是要去干什么呢?”

“嘿嘿,吓唬新人啊,让他体会到本丸的温暖~”

“哦”说他靠谱真是我的错觉。


虽然来了新刀很高兴,可是日常出阵不能耽误。为了加快提高新人的练度,审神者决定让明石代替前几天刚来的一期哥做近侍。再把他们都编排在练度最低的队伍里,大家都是30级左右。

结果就是,一期哥打一圈下来就脸黄了,很黄很黄。

第二圈胡扯大哥脸红了,很红很红。


                                   (兄长们都很不高兴的样子)

因为他们也是刚来本丸,之前一直都是他们俩轮班当队长,升级刷刷的。可明石国行一来,就被他给包圆了。

当然,这并不是最主要的,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那是他们在明石来之前就对他积攒下来的怨念。

没错,就是他们的弟弟。

为了捞这个明石国行,三条大桥上不知道有多少自家弟弟的热血。除了今天早上这次例外,平时每次回来都是红的黄的都有,惨不忍睹。听孩子们说,三条大桥上有一杆高速枪特别厉害,堪比减肥。

如果明石国行早一点跑出来,就不会让弟弟们受那么多苦了!都是你的错!一期哥加入了江雪小公举的不高兴行列。

虽然长曾弥虎澈觉得男孩子多锻炼是好事,可也不能以重伤为代价!

所以现在还把他们编在一个队,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不可忍!

但这是主上的意思,他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自己练度低,不能说不想和明石一期出阵这种无理的话。


终于熬过了艰难的一天,懒癌也特化了,审神者决定带着部队回家吃饭,对了,还要开一个明石欢迎会。

萤丸和爱染听到明石来了自然是高兴,晚上的欢迎会也非常热心的想帮忙准备,最后以被下厨的歌仙儿和烛台给赶出来作为结束。原因是本丸里没有可以替换的菜板子,禁不起用大太刀剁菜。


宴会上,除了例行的次郎到处灌酒,青江给短刀讲荤笑话结果被一期哥示以“善意”的微笑以外等正常节目,审神者发现,有些刀喝着喝着就慢慢移动到明石国行的身边,渐渐在他周围围成了一个圈,把他包在里面。

这是什么情况,婶婶很奇怪,刚要站起来过去询问,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视线。原来是次郎过来劝酒。

“主人,陪人家喝一杯嘛~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之前长曾弥殿和一期殿来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大办过呢,而且人家每次邀主人你喝酒都被拒绝了,人家很伤心哦~”

看次郎满眼期待地盯着自己,估计如果不喝两杯是跑不了了,婶婶两眼一闭,豁出去了,“好吧,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喝几杯吧”

“哎呀主人不要露出视死如归的神情嘛~搞得像人家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唉...”你就是在做坏事,明明知道我有轻微的酒精过敏。审神者在内心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确认主人被次郎成功拖住,围在明石周围的刀迅速转过身通通面向他,搞得明石先是一愣,随即抬头懒洋洋地看了一圈,发现气氛有些不对,便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还向审神者那边望了一眼。发现只能看见次郎太刀那高大的身影。

“别费心了,现在主上没工夫管你呢。”

“是啊,她都喝倒在次郎怀里了呢。”明石轻轻叹了口气“所以说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呢?明明是我的欢迎会呢,现在看着怎么倒像是批斗会。”

“哈哈哈哈,不会批斗你的啊,毕竟你是主上朝思暮想了好久才盼来的刀呢”虽然岩融还像平常一样脸上挂着笑容,可是他抓着明石的力度可不像心情很好的样子。之前今剑作为捞明大队的替补,也经常出阵三条大桥,因为血薄統率低,每次都是中伤以上。而且岩融对其他孩子也是非常喜爱,每次出阵回来都会帮着照顾小伤员,所以他看到明石会不高兴也正常。

对周围的刀剑稍微观察了一下,除了几位兄长辈的对他大眼瞪小眼,还有他一来就表现出些许不满的长谷部。

话说,这个时候萤丸和爱染去哪了呢?他们当然是和其他孩子们一起去玩游戏了,反正这种宴会明石也会和其他大人一起喝酒,本丸里规定小孩子不许喝酒。

所以现在练度本来就不高的懒癌就相当于是羊入虎口..??

“我们并没有恶意,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一直不肯出现?难道你真的和历史修正者有勾结吗?今天突然出现又是想干什么?!还有你说不想干活就要吃白饭吗?”长谷部一开口,问题就像连珠炮一样对着明石国行开轰。

“唉...你这么说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哦,我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呢~”受到了连续攻击的明石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脸上一点没有伤心的意思,反而微笑的看着这群紧张刀们,就好像被围攻的并不是他,而是其他陌生人,他只是个看热闹的。

“明石殿下,由于您时时不肯出现,弟弟们在三条大桥战役中受了不少委屈,您不想稍微解释一下吗?”


“即使作为虎澈的真品,看到弟弟每次都受伤爆真剑也是心疼得很呢,他现在练度这么高也是拜你所赐呢明石殿”

“这个世界,就是地狱...”

“呼”看着几个气急败坏的男人,明石并没有表现出更多的歉意,还说起了风凉话“看来大家都不欢迎我啊,那我还是会三条大桥躺着吧。这样和别人纠缠好累啊,还要出阵什么的...”

“什么?!你敢走!主好不容易把你捞了回来”即使我不喜欢你这个懒样,可是你走主会伤心,我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主人好不容易决定再也不去三条大桥了,你要是走了岂不是意味着还要去找,作为栗田口的唯一太刀,明石殿,我一期一振是绝对不会放你走的。”

“这个世界,就是地狱...”【江雪巨巨默默地拔出了刀】


眼见着批斗会就要阶级矛盾升级成街头群殴,在旁边站了有一会儿的某正太发话了

“为什么你们都拔刀对着明石呢?”然后一脸天真地看着刚刚还怨气冲天的众人。

“萤丸殿你不是和厚他们去玩捉迷藏了吗?”

“恩,我有点玩累了,过来看看这个家伙是不是又在睡觉。”

“没关系的萤丸,我们在交流剑术哦,并不是他们要群殴我。”这时险些成为刀下鬼的明石却不急不不慢地站了起来,过去轻轻揉了揉萤丸的头发,然后朝已经喝多了的审神者走了过去,“主人都已经醉成这个样子了,作为近侍不负责事后的照顾就是失职啊,是不是呢,长谷部君...”说完他还不忘朝着长谷部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看着某主厨鼻子都气歪了,他觉得心理暗爽【这也导致他日后被监视着干了很多额外工作】


“萤丸,爱染,我们回去吧”

但是萤丸并没有要回去的意思,而是默默地扶上了背后的刀柄。

“交流剑术啊,这个我很擅长呢”他抬起头看着几个还举着本体的成年刀,眼眸里的高光慢慢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明显上扬的嘴角“嘿嘿嘿,要不要也带我一个呢,各位大哥哥?”

“那..那个,萤丸殿下,我..我们真的是在交流剑术,请不要生气。放开刀一切都好说。”

“我也是真的想和大哥哥们交流剑术呢?为什么不能带我,因为我个子矮吗?!”说完,还嘟起嘴故作生气的样子。

“额...没..没...”在一旁半天都没有说话只是观战的虎大哥感觉自己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本丸暴力冲突事件。


不是不想带你,而是我们都打不过你...


当然了,冠有本丸大魔王称号的萤丸小天使,是绝对不会信这些鬼话的,他刚才在不远处已经听好久了,只是这些家伙因为注意力都集中在围攻明石上而完全没有注意到他。


呵呵,愚蠢的大人们.....


至于萤丸在交流剑术(?)的时候不小心手滑(?)把他们都送到手入室,那都是后话了。


这个本丸,还真是热闹啊。明石侧卧在审神者床边,一遍吃着零食一遍看审神者从现世带来的漫画,不时还帮有踹被习惯的婶婶盖好被子。


恩,今天的本丸,依旧喧嚣。

——————————————

感谢观看~



评论(4)
热度(28)

© 贝吉塔星的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